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回到家,张毅城一头便栽倒在了床上睡了个结实,甚至连衣服都没脱。说实在的,这几天发生的事确实让张毅城心力交瘁到了极点,此刻恶人归案一切真相大白,精神一下子松驰下来也难免睡得夸张,以至于李二丫先后三次想喊其起床吃中饭,又是堵鼻孔又是捅腰眼的,放在常人身上早就从床上蹦起来了,张毅城却连点儿要醒的迹象都没有。

“毅城啊!有人找你!毅城,你看谁来了?”也不知道又睡了多久,张毅城耳畔又传来了老妈李二丫的叨叨声。

“哎呀我说妈,你能不能别老烦我!我刚当上英雄,您老就让英雄多睡会儿成吗?”说实话,比起中午第一次被叫,此刻的张毅城已经清醒了许多,至少已经有精力耍贫嘴了。

“你快给我起来!”李二丫干脆把嘴贴近了张毅城的耳根子,“蒙蒙来找你了!”

“啊!?”一听“蒙蒙”两个字,张毅城就如同诈尸一样,腾地一下直挺挺地坐了起来,“谁?你说谁!?”

“哎呀我的祖宗,你想吓死我!怎么了?睡糊涂了?”跟张国忠生活久了,李二丫一阵一阵的也很是神经质,看张毅城这猛地一起身,干脆就被吓了一跳,一个劲儿地端详张毅城的脸,“你没事吧?”

“你刚才说谁?蒙蒙?”张毅城两眼发直,显然是起猛了。

“是啊!”李二丫点头。

“哎哟我擦,妯怎么来了?”张毅城一个劲地嘬牙花子,“你跟她怎么说的?”

“我说你睡觉呢,马上就起来!怎么了?”李二丫也是一愣,对象主动来访,理论上讲这儿子应该高兴才对啊,怎么看上去非但不高兴,反而还挺怵头的?按老头子张国忠的说法,昨天那个姓周的丫头不是受害者吗?恋爱关系也不是真的,这么说儿子跟柳蒙蒙之间就应该没事啊!

“哎哟我的妈呀……”张毅城翻身下床,手叉着腰显得有点不知所措。说实在的,此时此刻,张毅城并不想见柳蒙蒙,真要见了面,说什么?有什么可说的?当着那个男狐狸姜俊的面,人家姑娘都给自己耳刮子伺候了,两个人之间还能有什么可说的?虽说明知道既然周韵然家的案子是柳东升经手的,之前的一切误会也迟早会真相大白,柳蒙蒙也迟早会来找自己,但却没想到这丫头来得会这么快,眼下就一句没嘱咐到,这个宝贝儿妈就把人家姑娘放进来了,想撒谎装失踪都来不及啊……

“哎呀毅城,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是小孩脾气啊……”看张毅城似乎不大高兴,李二丫也不知道这其中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两人可能打架拌嘴了,不分青红皂白便开始叨叨着劝,“俩人在一块,哪有马勺不碰锅沿的?你看你老舅跟你老舅母,当年闹离婚闹了好几个月,现在那小曰予过得比谁不好?”

“你你你你你……你给我打住!谁跟她是马勺锅沿啊!”说实话,那二丫要不劝还好点儿,这一劝反倒把张毅城的火给勾起来了,“你跟她说,本大爷今天不见客!让她怎么来的怎么回去!往返打车费明天我给她报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你是谁大爷啊?是我大爷啊?”李二丫也有点儿急,“人家俩孩子上着课专门请假过来,怎么说你也得见一面啊!就这么让人家回去,以后跟你柳叔叔还怎么照面啊!”

“你们爱怎么照面怎么照面,关我鸟事……”张毅城叹了口气,刚想上床接着睡,忽然发现不对劲,“俩……俩人?还有谁?”

“还有一个小伙子,也穿着你们学校校服呢……”李二丫道。

“哎哟……”张毅城举起巴掌“啪”的一声就拍在了脑门子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看来那个男狐狸姜俊也跟过来了,这他娘的如何是好?说实话,整件事从头到尾,最让张毅城耿耿于怀的就是柳蒙蒙打自己耳的时候,这个孙子也在场,一辈子没丢过的人那一次都丢干净了。

“毅城……”就在张毅城躺在床上跟李二丫扯皮的时候,房门忽然开了一条小缝,柳蒙蒙把头探进了屋里,“能……跟你聊聊吗?”

“唉……”抬头看了看门口,张毅城暗道倒霉,看来这丫头也挺狠的,单单搞突然袭击堵家门口也便罢了,此时此刻都堵到卧室门口了,想撒都没法撒啊……

“毅城,我能进去呜?”柳蒙蒙的声音小得像蚊子,脸蛋红得像两个大红苹果,显然也是硬着头皮在说话。

“唉……”张毅城叹了口气又从床上坐了起来,冲李二丫挥了挥手,“妈,你先出去吧……”

“毅城……”柳蒙蒙怯生生地进了屋,跟前两天那个怒目横眉的狠丫头断若两人,“我们……我们是来向你道歉的……”柳蒙蒙身后,姜俊像耗子一样也点头哈腰地跟进了屋,神态之猥琐简直如同电影里的翻译官见了皇军一样,“毅城啊……那天我……有点儿冲动……实在是对不住!对不住……”

“行了……不知者不怪,随便坐吧……”张毅城翻身下床,象征性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这事也不怪你们,换作是我,没准也压不住火……”虽说言语里张毅城显得很是大度,但举止间却很是消极,没精打采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包珍藏多日的软中华,旁若无人地拉开了塑封条,“抽吗?”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张毅城皱着眉看了看姜俊。

“不……不会……呵呵……”姜俊低三下四的,似乎也挺紧张。

“毅城,我知道我们那天有点儿过分……”柳蒙蒙怯怯道,“其实姜俊他……他……他的听力……”

“哎……我自己说吧……”姜俊点头哈腰地接过了话茬,“其实我听力不好,平时跟你们说话全靠读唇,看你们的口型,怕你笑话所以一宜没告诉你,我表妹找我那天晚上,黑灯瞎火的,我也没看清她到底在说什么……就看好像跟你有关……所以……所以……所以这不就误会了么……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往心里去啊……”

“唉,你们把我看成什么人了?”张毅城呵呵一笑,“别人不了解我的为人,蒙蒙还不了解么?”张毅城故意看了一眼柳蒙蒙,“我跟她认识都十几年了,当初还救过她,从小学开始,初中、高中都在一块儿,别人不了解我的为人,她还能不了解吗?是吧,蒙蒙?”张毅城笑呵呵地蹲下身子,抬头盯着柳蒙蒙,只见这柳蒙蒙嘴唇紧咬,脸红得像西红柿一样,“蒙蒙,这次这事,我不怪你,希望你也不要怪我……”

“我……我怪你什么?”柳蒙蒙猛地一抬头,眼圈通红。

“你……”一看柳蒙蒙的表情,张毅城的心猛地一软,已经涌到嘴边的话硬是被咽了回去,“没……没什么……”张毅城一抿嘴,摇了摇头,站起身“啪”的一巴掌拍在了姜俊的肩膀上,“好好照顾她!”只有口型,没有声音。

“啊?”姜俊似乎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你说什么?”

“我说,好好照顾她!”看了看柳蒙蒙并未抬头,张毅城继续摆起了口型,“我会想办法治好你半夜写字的毛病,但你要答应我,好好照顾她!你回去打听一下,富康园房子的上一任房主!”

“我答应你!谢……谢谢你!”姜俊点了点头,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张毅城的胳膊,顿时就是一阵后怕,凭这条胳膊当初要真是卯足了劲抡圆了给自己一下,没准自己现在还没出院呢。

“你们……说什么呢?”发现张毅城似乎是在和姜俊说话,柳蒙蒙猛地一抬头。

“没……没什么……”张毅城呵呵一笑,转过身假装去开窗户,“你们先回去吧,我两天两夜没怎么睡了,巨困,明天上课万一没精神,耽误了学习考不上清华大学,对国家,对社会,都是损失……”

扑嗤一声,柳蒙蒙笑出了声,不为别的,在柳蒙蒙看来,那个爱耍贫嘴的张毅城,似乎又回来了。

“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人才,我不是为了我自己学习,而是为国家学习,为人民学习,为中华之崛起而学习……”就在张毅城佯装开窗户而故意转身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体被人抱住了,“哎?”张毅城下意识一回头,嘴唇瞬间便与柳蒙蒙的香唇贴在了一起…

“哎呀妈呀……”张毅城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脑海一片空白,完全没想到柳蒙蒙能来这么一出,下意识地看了看屋里,姜俊并不在场,似乎已经趁自己转身的工夫悄悄出屋了…

“毅城……”僵持了大约半分钟,柳蒙蒙睁开了眼睛,“你真的要去清华吗?”虽说张毅城是当玩笑说的,但柳蒙蒙可不是当玩笑听的,在柳蒙蒙印象中,张国义似乎是个手眼通天的人,既然能把张毅城折腾进重点中学,应该就能再折腾一次让他进重点大学。

“我……其实……唉……蒙蒙……”没等张毅城支吾出一句整话,柳蒙蒙便用手指搭在了张毅城的嘴唇上,“毅城,我会在清华等你!如果你改变主意,一定要告诉我,你考哪里,我就考哪里……”

“蒙……蒙蒙……”张毅城仍旧没回过神,而柳蒙蒙却头都不回地跑出了屋,干脆把张毅城晾在了当场。

“我的妈呀……”张毅城瞳孔扩张心跳过速,在原地愣了足有一分钟,说实在的,此时此刻,张毅城真是恨透了自己刚才脑袋一热装什么高风亮节,跟那个姜俊说什么照顾柳蒙蒙之类的屁话,眼下看来,自己完胜啊,人家都主动强吻了,还轮得到你个男狐狸照顾吗?

“毅城……怎么了?”送走柳蒙蒙和姜俊,李二丫进了屋,发现张毅城正一个人发愣,脸红得像柿子一样,七分像醉酒三分像发烧,说实话,这似乎不大应该是这个年龄的孩子该有的状态,“刚才那个小伙子,是谁啊?”

“就是一网学!”张毅城伸了个懒腰,四仰八叉地又躺在了床上,“我爸呢?”

“去你大爷家了……”李二丫道,“对了毅城,你养的那个鸟,脑袋上怎么毛都没了?”

“毛没了?哪只?”一听鸟字,张毅城一下子来了精神。

“就是那窝小的里,个儿最大的那只……”看儿子总是一惊一乍的,李二丫似乎有点害怕,“毅城啊,你没事吧?用不用给你爸打电话让他回来看看?”

“小的?”张毅城翻身下床连鞋都顾不得穿了,光着脚便来到了院里,只见昨天被冲身子的鹞子“科比”正没精打采地站在房顶上,脑袋上确实秃了一块,摆明就是昨天撞玻璃用力过猛留下的伤,“我靠竟然没事,厉害啊……!”看着自己精心饲养的“科比”竟然只是皮外伤,张毅城的嘴一下子便咧到了后脑勺,仔细一想,也难怪,人被冲身尚且浑身上下坚硬如铁,鸟被冲身想必也会比普通的鸟更结实,之所以会被那个周森装进塑料袋,恐怕也是因为怨孽离体,确切地说应该是“仙”离体时的短暂昏厥,这一点和人的症状是一样的,人被冲身后一旦怨孽离体,肯定是昏迷外加吐白沫,否则就凭周森那身赘肉,再让他长出两只手也不可能抓得住“科比”的。

“我靠,今天真是本少爷的幸运日……”张毅城深吸一口气,一脸的美不胜收,不但女朋友回来了,宝贝鸟也回来了,双喜临门啊,“不行,得出去喝两杯庆祝一下!”

“你一个人叨咕什么呢?你这又是给谁打电话啊?”见张毅城自言自语地拿起手机拨号,李二丫似乎有点不放心。

“老罗,晚上有时间吗?老地方?行行,没问题,什么?你表姐?别别,别叫她,就咱俩就行,我有一特厉害的事跟你说说……对对……好,我挂电话就动身,你丫也赶紧……”要说在高考冲刺阶段晚上还有时间出来喝小酒的,恐怕全学校就俩人,除了张毅城自己以外,就只有狐朋狗友罗真了,“妈,我晚上去找人学习,不在家吃饭了……”

“呸!”李二丫都疯了,找罗真学习,猫都没那么好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