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一切生活必需品都买齐了之后,俩人又偷偷摸摸地返回了小区。老刘头此次提供的房子,是尚未出租的房子中家具家电最齐全的一套,空调热水器冰箱一应俱全,彩电是34时的,甚至连组合音响都是进口牌子。

“今天我不能回家太晚,昨天三更半夜出来,太晚回去不合适……你这两天也累坏了吧?等会儿洗个澡先睡吧。”一切都安顿好之后,已经是天色擦黑,张毅城准备告辞回家,“我先回家了,你手机别关,以防你妈联系你,有事给我打电话!如果联系上你妈,赶紧跟她研究研究以后怎么办,我建议最好赶紧跟那个姓周的离婚!你放心,爱叫的狗不咬人,别听那个傻逼一天到晚胡扯什么死无全尸什么的,吓唬人而己,他越是这么说,越不敢怎么样,当公安局是摆设啊?”

“毅城,谢谢你,我爸走以后还没有人对我这么好呢……”周韵然眼圈一红又哭开了。

“别哭别哭,今天让你当了半天女朋友,我还没谢你呢!”张毅城微微一笑,“如果那个姓周的再敢跟你们娘俩动手,你告诉我,我好歹也当了一次你男朋友呢,不把他揍成巴巴爸爸,我就自断经脉归隐山林!你放心,我有预感,那号人只要狠揍一次,丫能老实一辈子……”

回到家,张毅城也无奈了,一路风驰电掣地开回来,家里竟然没人。开门进屋,发现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我跟你爸吃饭去了,锅里有饭,别忘了学习!

“我靠,幸亏本少爷高瞻远瞩及时逃逸……”一看字条,张毅城也是一阵后怕,对于这种大人之间的聚餐,张毅城一贯持抵触态度,一帮大人相互废话跟自己也没什么共同语言,一不能喝酒二不许抽烟,光看着他们一个个坐在那儿推杯换盏喷云吐雾的,这不是折磨人吗……

好歹塞了两口饭,张毅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玩游戏,以往日的经验,但凡是两口子一块出席的饭局,肯定是大规模聚会,回家肯定早不了,而自己还有一个月高考,不管真学习还是假学习,等张国忠一回家,至少玩电脑是不大可能了,最后的疯狂吧!再想玩没准就得一个月以后了!

就在张毅城刚坐稳椅子,还没来得及点游戏图标的时候,只听院子里忽然就是一阵鸡飞狗跳,继而一只大黑鸟“砰”的一声便撞茌了玻璃上,力道之大甚至连整个窗户框子都晃了两晃,吓得张毅城手一哆嗦鼠标差点儿掉地上。“我操!又他妈怎么了!?”放下鼠标,张毅城赶忙开门出屋,只见原本在房顶上准备入睡的一大窝鹞子竟然一只不剩都飞没影了,甚至包括倒插门的姑爷棒子也都飞没影了,只有受过自己特训的科比站在窗台上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此时张毅城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偷鸟!要知道,鹞子虽然不值多少钱,但倒插门的姑爷棒子可是稀有货色,毕竟是纯野生的猎隼,虽说一把年纪了,少说也是六位数的身家。随手抄起一根棍子,张毅城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房门,围着房子绕了好几圈却发现周围一切正常,甚至棒子就落在对面房子的房顶上,任张毅城怎么叫都不肯回家。

“这他娘的……”张毅城正在纳闷之际,院子里忽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怪叫,虽说声音肯定是科比发出来的,但这鸟以前却从来没这么叫过,听到这声叫,棒子瞬间便飞了个没影,对于这一幕,张毅城彻底惊呆了,很明显,棒子被吓跑了……

理论上讲,科比不但是棒子的儿子,体型还比棒子小了一圈,不管是什么物种,天底下哪有爹怕儿子的道理?况且这棒子可是纯野生的猛禽,当年连王四照都没怕过,怎么可能被自己的孩子吓跑?

小心翼冀地回到家之后,张毅城发现科比仍然在原地一动没动,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正寻猎般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我刚进家,连鹞子都吓跑了……不会是……”张毅城冷不丁又想起了富康园的那个“卯阵”,立即就是一身的冷汗,当初姜俊虽然也拆过灯,但并没动那个卯阵,而自己不但用刀片刮过甚至还用手摸过,不会是那个破阵有什么残余力量,让恶煞粘上自己了?

战战兢兢地回屋取出了罗盘,张毅城心里顿时就是一凉,只见罗盘指针大幅摆动,动不动就整圈整圈地转,这种情况自己虽然没亲眼见过,却时常听张国忠和老刘头提起,往往是山洞之类至阴的地方有什么极其难缠的怨孽,罗盘才会如此。而此时自己家一不是地宫二不是山洞,罗盘竟然也这么转上了。更让张毅城难以置信的是,以罗盘摆动的方向判断,如此强烈的反应似乎不是来自自己,而是落在窗台上的大鸟——科比。

“难不成……”张毅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莫非是怨孽冲了鸟的身子!?要知道禽类的阳气本就是动物中最强的,尤其是猎隼鹞子之类的猛禽,其阳气甚至比人都要强上数倍,本身就是半个法器,此时这个怨孽放着人的身子不冲,竟然冲了一只鸟,难道是示威?此时此刻,张毅城真是后悔把那把日本刀留给老刘头他们吹牛皮,此时自己除了一把天律匕首之外连个像样的法器都没有。掏出手机,张毅城准备给老爹打电话回家解决问题,但打了半天都提示无法接通,就在张毅城回屋准备取法器试着自己搞定的时候,这科比忽然飞到了半空且边飞边叫,声调之惨烈有如杀鸡,听的张毅城后背的鸡皮疙瘩一层一层地起。对张毅城而言,这个情形再熟悉不过了,当年棒子带着张国忠去找王四照,也是在天上盘旋着叫。

“难道是让我跟它走?”收起罗盘,把匕首插在腰里,张毅城拎着装法器的大包便上了车。汽车刚一发动,只见这鹞子怪叫一声便顺着路飞没影了。

“操,这是想跟我飙车啊……难道是哪个飞车党的死鬼成了精了?”为了看清鹞子的飞行路径,张毅城干脆打开了远光灯,只见这鹞子顺着公路一路超低空飞行,风筝大小的身材甚至比蝙蝠飞得还低,似乎是唯恐张毅城跟丢了。顺着外环线也不知道开了多久,张毅城竟然被科比带到了一个小区里,因为一路上光盯着鸟了,也不知遒此地具体是哪儿。驶进小区,只见科比忽然落在了小区的路灯上。

“科比!?”张毅城开门下车,刚想吹口哨,只见这鸟忽然间腾空而起,向着张毅城身后的一幢楼自杀般飞了过去。还没等张毅城转身,便听见了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只见这鸟竟然撞破了玻璃飞进了人家屋里,屋里的灯随着这一下撞,瞬间便熄灭了。“我的科比啊!”张毅城顿感眼前一黑差点儿休克,这可是自己好几年的心血训练出的神禽啊,以如此之快的俯冲速度撞碎玻璃,人没准都撞死了,更何况鸟呢?瞅准了住户的位置,张毅城三步并两步便进了楼门。

上楼的时候,张毅城百般纳闷,为什么怨孽会冲鸟的身子,难道这个屋子里住的是那个摆弄“卯阵”的人?怀着一丝科比还活着的侥幸心理,张毅城按动了门铃,但任凭自己如何按铃,屋里竟然没有任何动静。

“操,难道没人?刚才明明亮着灯啊……”张毅城干脆由按门铃改成了敲门,“您好,我是那只鸟的主人!撞坏了您家玻璃不好意思,您能不能把鸟还给我,我赔您钱!”喊了好几遍,屋里就是一丝动静都没有。无奈,张毅城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老子今天就在这蹲点了,这科比老子活要见鸟死要见鸟尸,我就不信你丫一辈子不出来!

没一分钟工夫,楼道里的声控灯便熄灭了,又道了约莫半分钟,张毅城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咔嚓”一声门响,刚才砸了半天没动静的门,竟然自己开了一道小缝,似乎是想看看外面的人走没走。

“唉大哥!我的鸟!”一看门开了,张毅城赶忙起身,拍了两下手又拍亮了楼道灯,没想到灯刚亮,这门“咣当”一声便又关了个结结实实。

“开门!我知道里面有人!”张毅城也急了,这他妈什么毛病啊!莫非想把鸟私吞了拿出去卖钱?想到这,这张毅城干脆由敲门改成了砸门,“再不开门老子撞了!”

正折腾着半截,跟前的门虽然没开,邻居倒让张毅城给折腾出来了,“大半夜的闹你妈嘛?”

“他偷我鸟!”张毅城也是一脸的理直气壮,“我那鸟拿外边卖值十几万!”

“嘛鸟那么贵!?”只见身后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糙老爷们穿着睡衣开门出屋。

“猎隼!野生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张毅城一脸的义正词严。

“他们家没人!”胡子男道,“好几天没回来人了!”

“有人!刚才还开门呢!”张毅城“哐哐哐”地开始拿脚踹门。

“你别踹啊!”胡子男赶忙上前阻拦,“你那个鸟要真那么值钱,你报警不就完了吗?”

“对!报警!”张毅城故意把声音放大,“里边的听着,再不把鸟给我,我报警了!”

刚说到这儿,只听“咔嚓”一声,门竟然真开了一条小缝,“你等会儿!”说罢“咣当”一声便又关了个严实。顺着门缝,张毅城似乎隐隐看见一张死猪一样的肥脸,眉宇间似乎夹着一股匪气,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东西。

“介不就完了吗……”胡子男冷冷一哼,关门回屋。约莫过了一分钟,门又开了一条小缝,里面的人似乎已经把鸟装进了一个大塑料袋,想通过门缝把塑料袋塞出来。

“你轻点儿!”张毅城越发感觉不对劲,心说这人怎么这么怪呢?玻璃被撞了不但不张罗赔钱反而假装家里没人,刚才隔壁那位胡子哥还说这房子都好几天没回来人了,而此时里面却有个鬼鬼祟祟的怪人,难道真是入室盗窃?妈的就算你把鸟给我,等会儿老子也报警!

就在张毅城小心翼翼地接塑料袋的时候,忽然听见屋里似乎有人叫了一声自己的名字,声音虽说不大,但却有一种直沁心脾的感觉。

慢着!张毅城心里一惊,第一反应便是伸脚卡住了闩缝,“先等一下!我赔您玻璃钱啊!”

“赶紧给我滚!”门后的死猪头虽然有点沉不住气,但却似乎不敢大声说话,所有的话都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赶紧滚!”

“张……毅城……”就在死猪头说话的时候,张毅城似乎又听见了刚才的声音,三分像幻听七分像耳语,虽说听不出是谁的声音,但可以肯定确实是有人在喊自己!

“大哥,您这屋里还有别人吗?”张毅城假惺惺地从兜里掏了几百块钱,顺势把半个身子都挤进了门缝。

“滚!”门后的死猪头伸手便要把张毅城往外推,结果一伸手反而被张毅城攥住了手腕子,紧接着就是猛地一拽,整条肥胳膊顿时被拽出了门外。死猪头貌似完全没想到张毅城能有这么一手,身体一歪瞬间失去了重心。趁着这机会,张毅城一较劲把门往里推了一截,用尽全身力气猛地往外就是一拉,只听“咔嚓”一声,整个门“噗”的一声便夹在了肥猪头的手腕上,凭借门把手传来的感觉,腕子八成是断了。只听肥猪头闷哼了一声但却忍住了没喊。

松开手腕,张毅城又攥住了一根肥手指,腕子较劲猛地往上一掰,只感觉嘎巴一下,一根肥手指顿时被反关节掰了个90度角。只听这肥猪头“啊”的一声惨叫,不顾一切地缩回了胳膊,连堵门都顾不得了…

借着这个机会,张毅城上前一步挢进了屋子,只见屋子里漆黑一片,而刚才那个肥猪头离自己也就一尺远,此刻正疼得捂着手乱蹦。

“您就是传说中的小偷同志吧?”张毅城脑袋一热,抬腿一脚便踢中了肥猪头的裤裆。说实话,这一脚可是十成十的力道,绝对是有多大劲用多大劲,把这位疼得顿时跪在了地上,仅存的一只好手都不知道捂哪儿好了。

“请你吃切面!”趁着这肥猪头跪在地上哼哼,张毅城扬起胳膊一招“手刀”照着其侧脖颈就是一劈,“扑通”一声,肥猪头顿时趴在地上没了动静。说实话,当年看《加里森敢死队》的时候,张毅城总觉得加里森中尉用手掌劈人脖子就能把人劈晕,虽说很帅却不大可信,为了验证这个事还专程请教过老刘头,得到的答案却是,此招式在力道足够且准确砸中颈动脉的情况下,确能致人短暂昏厥。后来在老刘头的精心指导下,张毅城着实没少练习这招,只不过从来没在人身上试过,这次可算找到活体实验对象了,偶尔一试还真挺有效。

打开电灯,张毅城发现这房子面积还挺大,貌似是个大三居,自己所处的位置是客厅正对着自己的是一条走廊,走廊的尽头和两边各有一扇房门,但门却都关着,刚才的声音似乎就是从这个方向传来的。

“有人吗?”张毅城大喊一声,说实话,此时此刻,张毅城也是一头雾水。眼下这个地方自己从来都没来过,如果这个鬼鬼祟祟的胖子真是入室歹徒,刚才自己听到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呢?科比又为什么要把自己带到这里?那个叫自己名字的人是谁?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