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吃完饭,张毅城带着周韵然找了家五金店,把工具买齐之后,转头又杀回了富康园小区,几乎拆下了房顶和墙上所有能拆的东西,却没再发现任何可疑的线索,等到张毅城把所有的插座开关都装回去,已经到了下班点。

“行了,走吧!”把厕所的最后一个开关装回原位后,张毅城伸手捶了捶腰。

“嗯……”周韵然点了点头,“你去哪儿?回家?”

“对呀,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张毅城点头,“怎么?你晚上还有别的安排?”

“没……没有……”周韵然摇头,“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张毅城一愣。

“你能不能陪我回去啊?”周韵然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我……我一个人有点儿害怕……”

“哎……表妹,现在是下班点啊……太阳比中午都亮,外面都是人,有什么可害怕的?”张毅城干脆走到窗户边往外看了看,小区里人确实是不少,“要不这样,我打车先到你家把你放下,我再坐车回家?”

“好吧!”见张毅城答应送自己回家了,周韵然还挺高兴,“不过这次你要等我锁好门再下楼!”

到了楼下,正好有辆出租车下客,张毅城还挺美,刚要招手却被周韵然拦住了,说小区里不好走,出租车进来容易出去难,非要拉着张毅城走一条所谓的“近路”,结果两人走了二十多分钟才来到一条正在施工的土路上,别说是出租车,连自行车都看不见,整条路上暴土扬长,除了施工的大铲车就只有拉水泥的搅拌车了。

“我说表妹啊,你到底认识不认识路啊?”张毅城都快累死了,身上的背包里连法器带新买的工具少说三十斤,下午又干了一大堆的电工活,哪还有力气走路?

“我也不知道这里修路啊……”周韵然也是一脸的委屈,“要不这样吧,你陪我走回家吧,我家离着挺近的,扔块石头就能扔到……”

“行吧……”张毅城也无奈了,只能陪着周韵然走了起来,没想到这一走就是一个钟头。站在小区门口,张毅城下巴差点掉地上,原来这个周韵然竟然和自己前不久新认的那个所谓的“二伯”欧金阳住在同一个小区——红港花园,这世界真是忒他娘的小了,要说像红港花园这种豪华社区可不是一般人家住得起的,看来这周韵然家底也挺厚啊……

“我家到啦!在我家吃晚饭吧!”楼道门口,周韵然掏出磁卡刷开了楼门。

“不了不了……我妈一个人在家,我必须回去……”

“嗯……那好吧,今天谢谢你啦!”周韵然抿着嘴,表情忽然变得很古怪,“你帮我表哥,我欠你一个人情!我这个人最不愿意欠别人人情,这样吧,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什么要求都可以!”

“哦?有这等好事?”张毅城呵呵一笑,“真的什么都可以?”

“嗯!”周韵然点头。

“你把那个扔石头的人给我找来,我想认识认识……”

“你这个人……”周韵然一撅嘴,“不理你了!”

“别,别不理我……”张毅城一拉周韵然的袖子,“开玩笑开玩笑。”

见张毅城拉自己袖子,周韵然并未挣脱,反倒是眨着眼睛看着张毅城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唉,你呀,让你姨妈去那家中介公司打听打听,在他们之前,还有谁住过这套房子……”见周韵然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张毅城赶忙把手收了回来……

走出小区,张毅城又等了二十分钟才打到一辆车,结果刚一上车,手机便嘀嘀答答地响了起来,“难道又是周韵然?”拿着手机犹豫了半天,说实在的,张毅城也不是傻子,眼下那个周韵然没准就是看上自己了,那个姜俊还扬言要从中撮合,不会真歪打正着了吧?

“喂?毅城啊?怎么这么半天才接啊?”战战兢兢地按下接听键,张毅城的一颗心暂时算是放下了,打电话的是老伯张国义。

“毅城,干吗呢?”电话里,张国义的声音小得要命,周围乱七八糟的似乎是饭店大堂或自由市场一类的环境。

“我刚放学,正往家赶呢!”

“刚放学?这都几点啦?”张国义似乎有些不信,“你妈做饭了没有?”

“不知道……”张毅城没精打采道。

“哎?毅城,你怎么有气无力的?病了?”

“没事!”说实话,干了一下午的电工活,再背着三十多斤的包走上一个半钟头,能有精神才怪。

“毅城啊,最近学习忙不忙啊?”

“老伯,我还一个半月高考,你说忙不忙?”张毅城也无语了,你张国义多多少少也是个教育工作者,高考前一个来月问考生学习忙不忙,就算学习不好,也不至于问得这么直白吧?

“哎呀毅城,老伯这有个急事……特别的急,你现在有没有时间?”对于张国义而言,询问学习也就是一种礼节而已,礼节过后,不管你忙还是不忙,我都得找你帮忙。

“我说老伯,你让我缓两天成不?”张毅城都快疯了。

“这不都缓了一个多礼拜了吗?”张国义还挺有理,“怎么?你小子吃饱了不认大铁勺是不是?刚给你买完手机就不认识你老伯了?”

“老伯,我跟你说句实话,我现在手头上已经有业务了……”张毅城也明白,自己学习什么样,张国义最清楚,学习这种借口谁都能骗,唯独骗不了张国义,所以只能实话实说。

“有业务?你能有什么业务?”

“我这儿也有个同学碰见了点邪门事,求我帮忙呢,咱总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吧?”张毅城无奈道。

“同学?你个小兔崽子……怎么不知道哪头炕热呢?”张国义的流氓脾气向来是不分场合不分对象的,这世界上除了亲哥哥张国忠以外向来是谁都不吝,三句话不合立即翻脸,甚至跟张毅城也不例外,“你跟我亲,还是跟你那帮同学亲?”

“啊行吧行吧……”张毅城后悔得肠子都青了,要不说实话可能还好点儿,看来一说实话想往后拖两天反而没戏了,眼下自己马上高考,还指望这个手眼通天的老伯出面给自己擦屁股呢,此时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我在红港花园呢,你过来接我吧……”

“红港花园?”张国义一愣,“你跑那儿干嘛去了?”

好在也没开多远,下了车往回走了没两步,张毅城便又回到了红港花园的正门,给李二丫打了个电话之后,便蹲在小区门口开始等。也就十几分钟,张国义便开车赶了过来,看来打电话时张国义就在附近。

“毅城啊,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张国义似乎有点不解,“对了,前几天欧金阳还想让我把你介绍给他们家闺女当对象呢,你小子不会是已经自己搞上了吧?”

“老伯啊,你是想逼我吊死在你面前以证清白是吧?”张毅城都快哭了,心说当年窦娥那点冤枉跟爷我今天的遭遇比起来算个屁啊……“那个碰上邪门事的同学的表妹就住这个小区,我送她回家……”

“哦?”张国义一脸的坏笑,“我知道了,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热心呢,连你老伯我的事都往外推,还他娘的跟我讲起先来后到了……你小子是想借机勾搭人家表妹吧?跟柳东升他闺女闹崩啦?”

“老伯你把车开快点,我跳车自杀先……”张毅城都快死了,妈巴子的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行了别贫了,毅城啊,这回你可一定得帮帮你老伯,你老伯这后半辈子可就指望你了!”张国义忽然认真起来,“这次帮的人可不一般,你知道他老丈人是谁吗?”

“谁呀?”张毅城也是一愣,心说能让张国义如此紧张的人,看来不是一般人物。

“算了,跟你说你也不认识,反正你就给我记住,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张国义似乎已经跟那边立下军令状了。

“那我要万一失败了呢?”张毅城双手捂脸生不如死。

“那我就去找你爸跟你大爷!”张国义一脸的大义凛然。

“那你直接找他们不就完了吗?干嘛非得把我卷进来啊?”张毅城真是死的心都有,有这么个宝贝儿老伯绝对是躺着都中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