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黄大嫂那个妹妹所葬的坟地并不是公墓,就是一片普通的野坟,坟地的位置位于一座小山的半山腰,要说这黄大嫂家的家庭条件确实算是不错,在诸多坟冢当中,就数黄家闺女的坟最气派,不但整个坟头是全混凝土结构,坟前更有大理石质地的墓碑,坟头四周还有一米多高的水泥围挡,在漫山遍野的土坟头当中还真有点鹤立鸡群的架势。墓前的大理石墓碑上并没有镶照片,只是由上而下刻着两排字:爱女黄晓莉、女婿刘光之墓,父黄伟、母李杜鹃立。

“刘光?”老刘头一皱眉,抬眼看了看坟地周围的地形,继而把嘴凑到了张国忠耳根子底下,“国忠啊,这里埋的就是苏铁力那兔崽子的尸首真让人折腾过来改名‘刘光’,当阴亲给卖了”

“怎么说?”张国忠一愣。

“你看着周围的山势,就是一个鱼肚儿局能把魂招走才怪”老刘头边说边用手指周围的山势。

顺着老刘头的手指望去,张国忠也是一愣,对面的群山与墓地坐在的山脊,似乎还真就形成了一个两边小中间大的“鱼肚”形,不仔细看是绝对难以察觉的。

在葬地阵局之中,有一种防盗的墓局叫“鱼肚局”,大体原理是在墓葬外围弄一个橄榄球形状的深坑,之后将一些宫娥太监殉葬于此,再围绕深坑挖两个水池,池内放满水,水面上浮满牛油以防止蒸发,这种特殊环境的作用是聚集阴气,但在阴气达到一定饱和程度之后又能适量的释放阴气,在这种特殊的阴阳结构中,殉葬者的魂魄便被禁锢在了“鱼肚”的范围之内,如果有盗墓者由方圆十仗之内侵入,介于阴阳相吸的道理,殉葬者的魂魄会第一时间冲盗墓者的身子以起到防盗作用,此种防盗方式的优点在于工程量小、对墓主尸身几乎没有影响,而缺点则是有效时间过短,一旦鱼肚周围水池内的水流干枯既告失效。此阵局在明代曾有过短暂的风靡,后来明英宗朱祁镇下诏废止殉葬之礼,此墓局也便无疾而终了。

而眼下这片坟地,至少在视觉上绝对是一个大号的天然“鱼肚局”,也不知道是谁开始带头把人往这里埋,要说这黄家也是,有找先生介绍阴亲的钱,不说给闺女找块靠谱的坟地。

此时,老刘头已经把招魂用的东西取了出来,搞的黄大嫂也很是感动,以为老刘头要给自己的妹妹念咒超度呢。

一阵念叨之后,只见老刘头抽出一张符啪的一下便贴在了死玉上,脸上诡异一笑。

“招到了?”看老刘头的表情,张国忠已经猜了个**不离十。

“嗯”老刘头点头。

“感觉能不能超度?”张国忠似乎有点疑惑。

“超度是没问题,恐怕得费点劲”老刘头嘬了嘬牙花子,“你还记得当年在茅山大茅峰之下,超度戴金双的那个地方么?”

“骈石?”张国忠一愣。

“如果超度了他,真就能去了艾老弟的‘万煞劫’的话……”老刘头用手捻着八字胡一个劲的琢磨,“我觉得最快的方法就是去那”

“黄大嫂,有一件事我不得不跟您说”张国忠走到黄大嫂跟前,压低了声音。

“半仙,你尽管说”

“您妹妹这门阴亲,结的不妥”张国忠整理了一下思路,将苏铁力失踪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首先,这个尸体在生前已经是结过婚的人了,即使跟您妹妹埋在一起,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其次,此人死于非命,也有怨气,把他跟您妹妹埋在一块,反而会让您妹妹在九泉之下不得安静啊”

“这……”听张国忠这么一说,黄大嫂的神情陡然一变,“半仙,这可不是小事,你的话当真?”

“如果不信,可以开坟见尸”见老刘头一瞬间便招到了苏铁力的魂魄,张国忠更加肯定了墓里边这个被跨省抓壮丁来结阴亲的就是苏铁力,“我说过,这个人生前是被人用火枪打死的,后脑勺应该有伤口”

“啊……这个……”一听说伤口的事,黄大嫂说话都结巴了,“您真是神仙啊……当时这人脑袋后边的确有伤口,他家里人说是在工地干活磕的……”

“另外我建议您将您的妹妹换个地方葬……”张国忠看了看周围的山势,“这个地方阴聚阴少阳,不适合下葬……最好找个公墓”

就在这时候,张国忠口袋里滴滴答答传来一阵手机铃声。

“喂你好……哦孔老弟”张国忠心里嗡了一下,这两天光忙寒骨洞的事了,已然把孔飞托付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你的事……哦,我正在办这件事正在办哦好的,我一定给你打电话一定”

“咋了?谁这么横?”老刘头一皱眉,这么多年了,除了张毅城的班主任以外,还没见张国忠跟谁这么低三下四过。

“不是横人家托我办的事我给忘了”挂上电话,张国忠一脸的愁苦,“这件事说来话长,咱们回去再说……”

路上,张国忠把孔飞托付自己的事跟老刘头大概念叨了一下,“刘倩和她丈夫死在养鱼池以后,又陆续死了两个人,那个孔飞担心自己也会遭遇不测”

“一共四了四个人?”老刘头眉头一皱,“国忠啊,你还记不记得王爱芸怀的那个‘煞星’?”

“记得啊降世之前死五个,降世之后死五个,结果让秦先生一脚踢回去了……”张国忠点头道:“怎么师兄你怀疑,孔飞那个小相好,也是怀上了煞星?”

“没错”老刘头点了点头,“只不过处理这个煞星的,就不是咱秦上仙了,而是他朱允炆朱大陛下”

“哦?师兄你这么说,可有依据?”张国忠一愣。

“我也只是怀疑”老刘头道,“你想啊,你刚才跟我说,武当山的晨光老道算出来跟孔飞有缘?所以会下山帮他”

“是啊”张国忠点头。

“缘从哪来?”老刘头一笑,“当然是上辈子来的了否则他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一没皈依二没入道,怎么可能和那个七老八十的晨光老道有缘?”

“嗯有道理,然后呢?”

“你别忘了,朱允炆出家后,也是在武当山”老刘头道,“跟武当山有缘的人,无外乎对武当山有过恩德,不是捐过银子就是救过武当的人,或者说上辈子就出家在武当朱允炆既然也是武当门下,他当然得罩着了”

“所以……朱允炆直接把煞星杀在了他老相好的肚子里?”张国忠一愣,这种解释也忒牵强了吧?

“是啊,明摆着的啊……”老刘头道,“你看,上一个煞星,说出生之前死五个,出生之后死五个,结果还没等出生就让咱秦上仙给踢下来了,这个也一样啊……还没等生下来就让咱朱大陛下给淹死了……”

“可是……这次并没凑够五个啊……”张国忠一皱眉,“而且这些人都死在孔飞那个老相好之后”

“这……”老刘头一时也没了词儿,“对了……那个李震不是总喜欢去求签么?你告诉那个孔飞也去求一签那小子要是真跟武当山有缘的话,求出来的签肯定准”

一周后。

张国忠跟老刘头刚到茅山,还没开始超度苏铁力,便接到了孔飞的电话。

“喂,张半仙吗,签我求了”电话中,孔飞的语气充满兴奋,“解签的师傅说我刚刚躲过一劫”

“哦?”张国忠一愣,“签上怎么说?”

“杏花开时雪花来,幸有三生铸神台。”孔飞道,“我问解签的师傅,他说我刚躲过一劫,让我烧香吃喜面”

“没错了”张国忠也是一笑,“孔老弟,你可以放心了,刘倩的事现在绝对结束了,不会再有任何麻烦”

挂上电话,张国忠呵呵的乐了起来。

“咋啦?”老刘头到挺好奇,“那小子求出啥来了?”

“如果这一签求得准的话……”张国忠并为回答老刘头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师兄,你猜孔飞上辈子可能是谁?”

“朱桢”老刘头嘿嘿一笑,“我猜的没错吧?”

“杏花开时雪花来,幸有三生铸神台。”张国忠把签文念了一遍,“你猜的没错,果然是朱允炆在保他看来朱允炆真的不大适合当皇帝他太善良了”张国忠不禁感慨,这朱允炆当年就是因为不忍心杀朱棣,才让朱棣一直打到南京城下的,之后在另一个叔叔朱桢的帮助下成了仙,虽然没有如约帮着朱桢登上皇位,却在来世救了朱桢一命,以善报怨,知恩图报,确可为人楷模,只不过这样的人却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当皇帝的。

以孔飞所求之签论,杏花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无疑代表着第三者插足,而“雪”通“血”,签文的上半阙无疑是说在孔飞搞第三者搞到最**的时候,势必会有血光之灾。然而在签文的后半阙之中,“三生”代表前生、今生与来生,就是说,前世铸造“神台”(的功德)会让孔飞受用三生。而签文之中的“神台”所指究竟是什么,恐怕只有经历过这件事的人才能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