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再说张国忠,手松开铁像之后,感觉自己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两耳似乎是腾空而起了,而周围漆黑一片叶看不清究竟到了哪,结果还没等反应过来,便感觉自己重重的摔在地上,等睁开眼,发现旁边竟然是蓬头垢面的老刘头。

“师兄?”张国忠似乎不大相信眼前的一切,“这是哪?”

“望乡台”老刘头一脸的感慨,用手指了指旁边地上躺着的秦戈,“秦爷也在,咱老哥仨也算是同生共死了……”

“啊?”张国忠心里一凉,“这?”

“没有没有,骗你的骗你的……”老刘头实在是绷不住笑了,“咱他娘的走运啊,有神仙暗地里帮着咱逃出来的”

“师兄,你说详细点”张国忠刚想起身,忽然感觉腿上一阵剧痛,挽起裤腿,发现小腿竟然被纱布包着,脚脖子跟脚面已然肿成一片。

“别动”老刘头赶忙按住张国忠,“你腿被那东西给拽除了个大口子,最好去医院打一针破伤风针咱回去还得找小米拔尸毒”

“刘老弟呢?”张国忠环顾四周发现大手刘不见了。

“下山去接那个什么基金会的秘书了……”老刘头道,“老秦腿折了,得马上送医院骨头我已经给接好了……”

“师兄,你究竟是怎么把我救出来的?你说的神仙是怎么回事?”张国忠一头雾水。

“沉冤自我太祖起,自当由我后辈圆愿舍十世归仙体,再守恶孽八百年”老刘头并没回答张国忠的话,而是吟起了诗。

“这是什么诗?”张国忠皱着眉头一个劲的琢磨,“沉冤自我太祖起,自当由我后辈圆……莫非,这是朱允炆留的诗?”

“没错”老刘头一笑,“你知道这首诗被刻在哪了么?”张国忠摇头。

“你被那东西往洞里拖的时候,拽倒了那尊雕像,这首诗就刻在雕像的底座下面”老刘头道,“这是我和那个大手刘把你们往外弄的时候无意中看见的就咱们的,八成就是朱允炆借了凡人的身子”说罢老刘头将张国忠被拖走后秦戈因为捡剑也被冤孽拖走,之后又碰见小孩的事说了一遍,“我在水边上捡到了秦爷的照明弹,等那个小孩走到水对面的时候,我放了一颗,发现墙上十几米高的地方有个暗道,入口斜着向上,从底下很难发现,当时那个小孩就盯着那个地方不说话,周围那些冤孽也不知道躲哪去了,我一看好机会,就从暗道进去,结果你猜怎么着?”老刘头嘿嘿一笑,“暗道通着个暗室,八口大棺材并排敞着盖摆在暗室里,你和秦爷都在棺材里躺着”

“那个小孩呢?”一听小孩,张国忠猛然间想起了李震那个撞邪的儿子李帅。

“不知道”老刘头摇了摇头,“我们出来,那孩子就找不着了,我也在洞里找了一圈,影儿都没有,后来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紧着咱自己要紧啊……不过国忠你放心,那小崽子不是普通人,肯定能自己出来他一进洞,怨孽都躲他你知道那怨孽都是什么么?”

“是什么?”张国忠一愣。

“魙孽”老刘头抿着嘴一本正经,把“夙印”失败的事也说了一遍,“连鬼都怕的东西,一整就是七个,要没有那小孩,你让我一个人咋整?”

“魙孽?”张国忠恍然大悟,前两天自己第一次下这寒骨洞的时候,李帅曾经莫名其妙的说了个“粘”字,自己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没想到洞底下的东西还真就是“魙孽”,人家孩子说的就是“魙”字,“师兄,那小孩长什么样?是不是短头发,方脸,大眼,左眼下边有个痦子?”

“他娘的我哪还有心看那么细?”老刘头一皱眉,“我就看那小子一米三四的个儿头,穿一身运动服。”

“没错了,我知道他是谁了”张国忠道,“不是朱允炆临时借他的身子,那小子本就是朱允炆转世”

“啊?”老刘头一愣,“你见过那小子?”

“嗯”张国忠点头,“当时他爸爸到武当山给他求签,签文是‘身畏壬癸心惧水,宜居山下莫登高’”,张国忠把受李老2之托,为其弟弟李震家驱邪的事说了一遍,“当时道士解签,说是孩子命里的克星在北边,而且孩子不宜登高,而他家就住在这娘娘山的南边,所以爹以为这签文是不能让孩子上娘娘山,否则会出事,我当时就觉着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好究竟哪不对,但现在看来,这签是续着他朱允炆上一世求的。”

按张国忠的分析,建文帝时期,大明的朝廷设在南京,叫应天府,朱棣在北平封燕王,以方位讲就在应天府的北边,身畏壬癸心惧水指克星在北边没错,但这里的北边觉不是指北边的娘娘山,而是北平的燕王朱棣,“宜居山下莫登高”指的更不是不能登山,而是不能做皇帝

“一个普通孩子能求出这等签文,只能说明那孩子就是朱允炆转世而且是朱允炆成仙之后的转世”张国忠斩钉截铁道,“愿舍十世归仙体,再守恶孽八百年,这首诗说明朱允炆是自愿在这附近投胎的,而且已经不止投了一世,他一直就没离开这附近他认为赵金舟这个事是他爷爷朱元璋一手造成的,他作为朱元璋的亲孙子,有义务把这件事了结”以张国忠的理解,当初李帅看到山谷里“冒烟”,似乎并不是当初所分析的山谷中的引起漩涡那么简单,此时看来,那股子“烟”很可能是给李帅“开天聪*”用的。

“自愿在这附近投胎?”老刘头眉头一皱,继而点了点头,“我还以为那首诗指的是那尊雕像,没想到这朱允炆玩真格的啊?”按道术的理论分析,怨气越重的恶鬼智商越低,反过来应该也成立,就是怨气越轻的越聪明,朱允炆既然已经成仙了,应该更聪明,能够主动选择投胎地点与人选,应该也算不得什么新鲜事,“对了国忠,你看这个”说着半截,老刘头忽然从兜里掏出了一枚玉片,似乎是铁像曾经披着的那件玉衣上的东西,只见玉片背面隐隐雕着几个字“楚王赐福”。

“楚王?”张国忠一愣,“我明白了这个洞是楚王朱桢*暗中修的”

楚王朱桢是朱元璋的第六子,论辈分应该算是朱允炆的亲叔叔,按张国忠的理解,虽说朱元璋把皇位传给朱允炆,让这个朱桢很是不爽,但比起这件事,更让朱桢不爽的就是跟自己平辈的朱棣竟然当上了皇帝,之所以出资兴建寒骨洞这套成仙工程,朱桢的初衷有可能是想让朱允炆成仙后,帮自己登上皇位,结果没想这朱允炆根本就是一根筋,压根就没往皇位那方向使劲,好几百年的时间全铺在这寒骨洞上了。

“古代那些破事,咱就甭瞎琢磨了……”老刘头站起身子捶了捶后背,“现在关键是找到苏铁力尸首的下落,既然你说的那个姓李的小子是朱允炆的‘转世灵童’,那你说苏铁力的尸首是不是跟他们家有关?”

“很有可能”张国忠道,“当初我到他家,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孩子身上,完全没问他家里其他人是不是干过什么其他不该干的事,现在看来,他家里那些邪事,很可能与苏铁力的尸身有关……”

三天后,李震家。

见张国忠回来了,而且还带来一个仙风道骨看上去更靠谱的“老半仙”,李震两口子迫不及待的便把儿子前两天晚上又忽然梦游失踪,早上神秘归来浑身是泥的消息反应给了两位神仙,对于这件事,张国忠和老刘头只能心照不宣,把两口子安慰了一通之后,张国忠便开始了解老李家最近是否发生过什么其他事,类似于婚丧嫁娶一类的。

“这个嘛……”一听张国忠问及婚丧嫁娶的事,李震的媳妇黄大嫂一脸的不自然,“有道是有,但不是我们家啊,是我表妹家……”

“哦?”一听确实有这种事,张国忠也来了精神,“说来听听”

按黄大嫂的话说,其母在其六岁时出车祸死了,自己十八岁的时候,父亲又娶了个媳妇,后来又生了个妹妹,跟自己感情相当不错,前不久这个妹妹找了个倒插门的对象,本来处的挺不错的,都快结婚了,结果就在办喜事前几天,未婚的妹夫跟同村一个姓李的小闺女在县城的宾馆开房间,被公安局捉奸在床,通知家里拿五千块钱去公安局赎人。

“把人赎回来以后,我妹妹觉着脸面上不好看……”黄大嫂一脸的苦大仇深,“非要让这男的当着村里人的面给她下跪……”

“后来呢?”张国忠差不多已经猜到后面的发展了。

“后来那小子被逼得实在不行了,趁着天黑跑了,早晨一看人跑了,我妹妹觉着没脸在村里呆了,结果……”黄大嫂一抿嘴,没再往下说。

“自杀了?”老刘头补了一句,黄大嫂一脸委屈的点了点头。

“后来,他家老人找了个先生……”李震皱着眉头搭茬道,“先生说这姑娘孤魂野鬼在阴间不得安宁,必须得结一门阴亲”

“阴亲?”张国忠老刘头不约而同的对了一下眼神。

“对,结阴亲”李震点了点头,“后来这先生还挺热心,帮忙联系了一户阴亲,就并了骨了……”

“啊”听到这,张国忠恍然大悟,原来症结在这呢这老李家也太实在了,这个先生明摆着就是个托儿啊,天底下哪有说风水先生负责介绍结阴亲的?没准就是苏铁力的尸首被倒卖过来了的“他们的墓地在什么地方?”

“从这开车,大概得一个钟头吧……”黄大嫂愁眉苦脸道,“您觉着我家这个事,跟我妹妹的坟地有关?”

“这个,只是有可能……”说实话,一听坟地离此处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张国忠也是一阵犹豫,理论上讲,黄家妹妹的死跟李家应该没什么冤仇关系,尤其黄大嫂跟妹子的关系还不错,其妹妹的魂魄就算有怨气也不会冲着嫂子撒啊。

“半……半仙”正说到这,李震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提她妹妹,我忽然想起来个事给她妹妹修坟的时候,我去工地上帮过忙,多出两袋水泥我拎回来盖菜窖了……”

“什么?”张国忠一愣,“你怎么不早说?”

“我……我哪想得到啊……”李震一脸的冤枉,“那水泥都是新买的,在坟地里搁了半天不到,那能有啥事啊?”

“我去看看”说话间,老刘头已经拖着罗盘到了李震家的院子里,拉开菜窖门,只感觉菜窖里阴风拂面,但看罗盘似乎没什么大事。

“貌似确实有过东西,不过好像已经走了”合上罗盘,老刘头在张国忠耳根子底下一通嘀咕,“他儿子要真是朱允炆成仙转世,一旦这到娘娘山开过天聪,家里不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都呆不住”按老刘头的分析,如果李帅真是朱允炆成仙转世的话,开天聪之前,这李帅就是一般的孩子,而一旦开过天聪,就有了前世的修为,连寒骨洞里的“魙孽”都得退避三舍,就更甭提这些普通的玩意了。

“李大哥,自从您儿子上娘娘山那次以后,家里除了他有点不大正常外,还出没出过别的事?”张国忠问道。

“没有”李震摇头,“这孩子上山的时候我一进门就看见个脑袋挂在门口,等他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不过,这孩子到现在也不大正常啊,有事没事爱梦游,前两天晚上又找不着人了,早晨起来才回来”

“您放心,您儿子可不是一般人”老刘头微微一笑,“您儿子有大来头不是一般人托生”

“啊?”听老刘头这么一说,李震的眼珠子都直了,“不是一般人,是什么人?神仙?”

“嘿嘿,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老刘头边笑边摇头,“不过你放心,别一天到晚的胡思乱想,你儿子只要在家,你们家一切平安”

“真的?”李震似乎有点不大相信,“那他梦游的毛病……”

“梦游那不是啥大事再大点就好了”老刘头暗自嘀咕,他娘的梦游就对了,他不梦游老子早挂了……“我师弟跟我说过你儿子的事,以我算来,那孩子将来可是大富大贵,我听说你们曾经去武当山求过签?说不让去北边,不能登高?”

“是啊”听老刘头这么一说,李震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些,“他去过娘娘山,应该没啥事吧?”

“此签以我所解,应该指人”老刘头捋着两撇八字胡开始信口胡说八道,“壬葵水确实是北边,但签上为什么要把壬葵水分开呢?壬葵主方位,水主人让你儿子将来谈恋爱处对象的时候,别找北方人,别找水命的,或者是名字里带水的就行了关于后一句,是说你儿子不适合当官,规规矩矩干个体户挣钱吧”

“哦老先生说的有道理”李震满脸的茅塞顿开,张国忠在一边听着都快碎了,心说自己这宝贝师兄也忒能胡诌了,这都那对那啊,怎么连干个体户的事都喷出来了……

“李大哥黄大嫂,能不能带我们去你妹妹的坟地看看?”张国忠微微一笑,按张国忠的理解,黄大嫂的妹妹死于自杀,未经任何超度就下葬,本就不是善茬,如果真把苏铁力招了阴亲,一个自杀的加上个被火枪崩死埋在一块,这两块料绝对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不生事端才怪,苏铁力招魂招不到,没准也跟这个有关。

“哦……好,没问题”李震一个劲的点头……

从李震家临出门的时候,几人正好碰上李帅上学归来,进门的时候正好跟张国忠对上眼神,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便把张国忠盯了一个寒战,感觉浑身上下的汗毛孔都张开了,一股凉气从头窜到脚。“小……朋友”张国忠俯下身子拍了拍李帅的后背,“多谢”

“不客气”说这句话的时候,李帅的神情又是陡然一变,嘴边露出了一丝很难让人察觉的极其诡异的笑容,单就这一瞬的微笑而言,完全不像一个仅有八岁的孩子。

“半仙你……”李震一皱眉,“你谢他干啥?”

“没什么”张国忠站起身拍了拍李帅的肩膀,而李帅此时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呆滞和木讷,旁边的老刘头早已惊的目瞪口呆了,运动衣、旅游鞋、一米三四的身高,这不就是在寒骨洞里吓退“魙孽”的那个神仙么……

————————————————————

注解*:

*开天聪:道术术语,也叫开天眼,意为让人“开窍、开悟,元神归正”,有点类似于武学中的“打通任督二脉”。

*朱桢:第六子。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受封楚王,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就籓武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