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一个电话打到武当山,接电话的正好就是晨光老道,挺张国忠形容完“寒骨洞”下的情况后,晨光老道表示那一池子的死玉以及水里的雕塑并不是武当常用的阵法,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干什么用的,看来想要弄明白其中的秘密,就只能再闯寒骨洞以探究竟了。

虽说对寒骨洞里的秘密无能为力,但这晨光老道却打听到了一些关于宝剑的线索:在武当藏经楼中有一幅绘于大明崇祯年间的古画“仙师御剑图”,不知出于何种机缘竟然鬼使神差的躲过了红卫兵的洗劫,完好的保存到了现今,此画作者是武当八代弟子龚林阳,画中人物据传是武当六代仙师李空观,画中李空观所持的宝剑,从剑形到尺寸比例,简直像极了这把长情剑。

“这把剑当初完好的时候我也见过,和画中的宝剑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电话中,晨光道长极为肯定,“看来这把剑并非传自师祖,而是武当历代相传,至少在明末就已经有了传承”

挂了电话,众人又是一阵沉默,最后还是秦戈先打破了僵局,“张掌教,我觉得咱们不要再乱猜了,我认为‘八仙镇妖’典故中的那个言尚道人,就是朱允炆”

“嗯……”说实话,张国忠也有此种同感,按武当的规矩,历来都是剑随人走,连张三丰的配剑都没有传给后人,这庆泰剑就凭当初由杨孟氏后补的做工水平,又有什么理由能够成为武当派的传世名刃呢?唯一的解释就是朱允炆虽然人在武当,但却并未遵循武当山“剑随人走”的规矩,将这把剑传了下来,而后人不想、更不敢把这把多多少少也给“帝王”配过的剑带进自己的棺材。

“我早就说过,考古靠的是直觉和缘分……”秦戈一笑,“是不是朱允炆,是不是赵金舟,是不是寒骨洞,我相信所有的答案都在下面”

“上仙,你这回下凡,可没带那堆特务用具,”老刘头插嘴道,“下面的东西究竟为啥逃跑现在可没有1oo%的定论,是不是真怕这把剑还不一定,如果那个洞真像国忠说的大阴若水,咱现在手里这家伙可够呛能扛得住,怎么说你也得想折把那把打夹心弹的‘迫击炮’弄过来耍耍啊……”

“这个我早有安排”秦戈微微一笑,“基金会的人已经把一切所需器材准备好了”

“基金会?这又是个啥特务组织?”老刘头皱着眉寻思了半天,好像前不久在思茅隐约听秦戈说过一嘴,有个什么基金会,“我说你们这么明目张胆的在中国搞特务团伙,也不怕公安局给你们端了?”

“刘先生,我想知道,凭咱们两个人的所作所为,谁更像特务?”秦戈抿着嘴,一脸的质疑,还真把个老刘头盯的有点毛……

事不宜迟,午饭间,三人决定立即出赶往湖北,因为此次行动需要带上巨阙七星这些“真家伙”,所以也只能张国忠“自驾”前往了,而大手刘还是和以前一样,让干嘛干嘛,让去哪去哪,一不问缘由二不怕麻烦,一粘坐车还挺主动,乐乐呵呵的拉门就上了副驾位,还没等张国忠动车,呼噜声就已经出来了……

整整一天多的车程,把张国忠累的是腰酸背疼,秦戈所说的那个“基金会”的派出的人此时已经先行到了十堰,且为众人联系好了住处。说实话,秦戈嘴里的这个所谓的“基金会”确实是神通广大,虽说张国忠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当亲眼见到基金会为此次行动所准备的“设备”时还是吃了一惊:除了对讲机、军用战术手电、专业绳索、照明用的银光棒和大功率探照灯这些“合法”设备以外,其他几乎全是违禁物品:雷管、炸药、照明弹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种由秦戈自己设计的“投掷式强脱水弹”,按秦戈的话说,这种装备的创意灵感来自于张毅城当年在磔池用过的“生石灰”,但里面用的原料则是比生石灰脱水能力更强的工业用强脱水剂五氧化二磷,在诸多违禁装备中,当属老刘头翘以盼的大口径手枪和赤硝夹心弹最为震撼,此次由“基金会”提供的大口径手枪是一把史密斯维森公司出产的m5oo左轮手枪,12.7毫米口径,全枪的尺寸已经直追某些型号的微型冲锋枪了,按常理说,左轮手枪一般都能装填六到八子弹,但这把枪由于子弹直径过大,一次只能装填四子弹,其威力可想而知,此外,特制的赤硝夹心子弹也是按这把枪的口径特制的“铅锌合金弹”,弹头处被做成了六棱多边形,弹头内赤硝的填充量足足比原来多了两倍。

“秦先生,这是您要的大口径手枪我托了七八个朋友,动用了越南那边的关系才搞到的据说一枪可以打死一头犀牛”负责筹备这些违禁物品的人叫丁颂,是基金会在上海的代表处秘书,此次也不知道是通过什么途径把如此一大堆足够动一次世界大战的东西运到湖北的,按丁颂的话说,之所以要搞如此夸张的手枪,完全是遵从秦戈“贵精不贵多”的精神,这m5oo手枪虽然装弹量不大,但一是一,近距离射击的威力比ak-47冲锋枪只大不小,同时其大的口径也要比冲锋枪更适于射“夹心弹”。

“这也忒夸张了吧……”拿起跟口红差不多尺寸的子弹,张国忠的汗也下来了,“秦先生,这么大的子弹……还有必要往里头装赤硝吗?”

“我也没想到丁秘书能弄到这个……”秦戈举起手枪,瞄了瞄老刘头,“咱们什么时候出?”

“你要再敢拿那东西瞄我,我让你这辈子都甭想出……”老刘头顺手拿起一个“工业用爆破雷管”一个劲的掂量……

因为携带有违禁物品,所以此次重返“寒骨洞”张国忠并为惊动李老2李震这些本地人,湖北不同于巴山,人多眼杂,为了避人耳目,进洞时间也被定在了深夜,洞口,老刘头用黄旗摆了一个“窥天阵”,只见这黄旗杆子插在地上是纹丝不动,貌似什么问题都没有,正常的连老刘头都有点起疑,一个劲的琢磨自己是不是年纪大了耳聋眼花,弄错了什么地方,结果换成张国忠摆阵,一连几次开阵,结果都一样,几人这才顺着绳子开始下洞,不过这样一来,张国忠老刘头二人心里倒是有了点底,看来这“庆泰剑”的确能降得住洞里的东西,否则黄旗杆子也不会如此的纹丝不动。

“这是个喇叭翁”刚一下洞,老刘头便看出了这“寒骨洞”的端倪,“他娘的苏铁力的尸肯定在这底下我说怎么招不着魂呢”

“我开始也这么想”老刘头脚下传来了张国忠的声音,“但我觉得可能性不大,这个洞好像近代还没人进来过”

“张掌教,什么是……喇叭翁?”秦戈一边打着手电观察四周石壁,一边故意向“张掌教”问。

“喇叭翁是指天然形成的四壁倾斜向上的洞穴,就像一个倒着的喇叭一样”张国忠道,“这种洞穴有天然形成的,也有人工建造的,这样的形状对于阴气而言易进难出,如果人工建造的话,一般是封禁冤孽用的”

“奇怪……”听张国忠这么一说,秦戈似乎有些不解,“如果这洞真的能对付那些鬼怪的话,赵金舟在里面倒可以理解,但朱允炆怎么可能也在里面?张掌教,你不觉得怪么?”

“谁跟你说朱允炆在这里头了?”老刘头道,“这只是找线索”

“如果朱允炆不在,那这个石床是干什么用的?”说话间,三人已经下到洞底,秦戈一眼便现了正中央的石床,“难道封禁赵金舟,还有必要雕一个石床?莫非这也是喇叭翁的一部分?”

“关于喇叭翁,我也只看过文字记载……”张国忠道,“而且那些文献也只是对喇叭翁的形状有所描述,至少在茅山派的文献里,从没提到过石床……”

“难道说这是个……火葬台?”秦戈用手捏起石床上混杂着草木灰的粉末放在鼻子前闻了闻,之后干脆放在嘴里尝了尝,“这里好像焚烧过动物的尸体莫非是赵金舟?他们将其尸身在这里火化?”

“不可能”老刘头打断道,“赵金舟的尸身怨气冲天,放火烧尸只能加重怨气,大没有这个必要”

“那他们烧的是什么?”秦戈蹲下身子钻到了石床底下,现石床的底面似乎没被火烧过,“这个石床应该是给人火葬用的,下面没被烧过,只有上面是黑的”秦戈站起身道,“难道是朱允炆?”

“这……不可能吧?”听秦戈这么一分析,张国忠也是一愣,“朱允炆,就算被赶下了台,无论如何也做过皇帝,无论如何,皇帝也不可能火葬啊就算下台了,找个僻静地方土葬难道也会被挖出来?”

“先别管这个了先到里面看看那个雕像”老刘头此时已经找那个传说中的小洞口,“国忠,你说的那个小洞口,是这个吧?”老刘头边说边低头进洞,嘎巴一声把洞口的铁栅栏扯了出来。

“刘先生”秦戈一把拉住了老刘头,“我先进去吧如果我真的像你们所说,是什么星宿转世的话,应该会安全些”

“你快拉倒吧”老刘头嘿嘿一笑,“上仙,既然投了凡胎,那就是凡夫俗子一个*,接受现实吧当年在巴山,就数你着道的着的多,忘啦?”

“还是我来吧……”虽说心有余悸,但毕竟不能让老人打头阵啊,抽出庆泰剑,张国忠一头钻进了小洞口。

————————————————————————

注解*:

m5oo左轮手枪:通常被认为是目前威力最大的手枪,该枪枪长45.7厘米,枪管长26.6厘米,全枪高16.5厘米;全枪不带子弹的重量是2.32公斤,所有数值指标均达到甚至过了微型冲锋枪水准。

关于投胎者:按道术的理论,不论是星宿或是什么大有来头的神仙老子,只要投了凡胎,那就是凡人一个,除了在逆天折寿这方面的耐受力比普通人强以外,其他所有生理指标都与普通人没任何两样,该得病得病该、走霉运照样会走霉运,不可能享受任何“差别对待”,一切适用于凡人老百姓的阴阳理论对这些投胎者也同样适用,冤孽同样不会管你是不是谁谁投胎临凡,该掐掐该咬咬,绝对不会差别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