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你不会给我扔了吧!?”张毅城一个劲的比划主板盒的大小,眼珠子里都沁出血丝了。

“我没扔过你东西……”李二丫道,“你的东西都给你搁菜窖里了……”

“我靠……”没等李二丫说完,张毅城已然穿上鞋直奔菜窖了,果不其然,在菜窖里一口旧米缸中,张毅城找到了主板盒子以及其他包装盒,打开一看不但龙鳞匕在,自己心仪的游戏光盘也都完好如初,“这都是高科技,竟然往这放……”

又过了约么四十分钟,门口传来一阵动机声,随着引擎声的熄灭,张国义直接推门进院,“我说毅城啊,你又想起什么来了?”

“老伯,经过我一上午的科研攻关,现那东西貌似是个小孩的魂魄……”张毅城道,“咱得去趟公墓,找找根源……”

“你管他小孩大人呢,一刀切不就完了么……”张国义撇着嘴道,“当初蒙蒙身上,两个东西,吊死鬼,一千六百年的蛇精,不都是现场直接收拾的么……”

“我说老伯,这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张毅城道,“治病得从根上治,鬼也好怪也好,你以为说收就能收呢?没准烧两柱香摆点贡品就能解决的事,你非让我收,你可别忘了,那东西不上咱们的身子,专门上那个欧莹莹和她妈的身子,万一真闹厉害了弄成我姥爷那样,怎办?扫墓的人那么多,他不找别人,专找欧家,肯定是有原因的,很可能生前因为什么事没办利索所以死不瞑目,而这件事肯定和欧家人有关!只要找到原因,帮那东西完成遗愿,根本不用做法,他自己就会走!”

“艾……行行……听你的……!”张国义也没辙,谁让自己不懂呢……

净水阁墓园,是远郊一处高档公墓,不但有规模庞大的人造假山和人工湖,甚至还有专门供养排位的佛堂,有专职的和尚值班念经,一眼望去,公墓内墓碑之间的空间相当宽裕,直接埋棺材的尺寸都够了。

进入墓区后,张毅城似乎有点傻眼,偌大一个墓园一眼望不到边。目测的话,约么能有几千座墓碑,虽说墓碑上大都镶有死者遗像,好判断年纪,但一个一个的找恐怕也得好一阵子,不过好在张国义比较会交际,以一根烟的代价便从一个姓李的墓区管理员嘴里套出这么一条消息:净水阁公墓是全市数一数二的高档公墓,埋的一般都是有来头的人,开业以来只埋过一个小孩,就是两三个月以前的事,还是在售价最高的“甲a”区,连墓地带墓碑得十好几万,在市区也差不多够买套房子了,为此墓地的员工还议论过。

“甲a,还他娘的‘英’呢……”按着管理员的指点,张毅城很快便从所谓的“甲a”区找到了这个小孩的墓碑,只见黑漆漆的大理石墓碑上镶着一张椭圆轮廓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孩子看上去最大也就十二三岁,照片下面赫然刻着几个大字:“爱子朱环宇之墓,母:朱玉芬立”再往下则是下葬的日期,墓碑上没写父亲的名字,貌似还是个单亲家庭。“唉……”看着墓碑,张国义蹲下身子一阵叹气,“好像还是个离婚的,孩子死了你说这日子怎么过?”

“应该就是这个了……”张毅城仔细盯着墓碑上的照片,只见这孩子表情木讷,眼大无神,这种表情若不是智障,便是隐藏极深的幽怨,“这孩子死的不甘心!肯定有什么事没解决!”

“这么点的小孩,能有什么放不下的事?”张国义一皱眉,“哎呀坏了,来之前忘了从外边买点供果带进来了,刚才我去他们接待处看了一眼,妈的几个破苹果加一个破塑料盘子卖三十多块钱,没准等扫墓的走了还得回收,太他妈黑了……”

“供果?”张毅城一皱眉,“买供果干嘛?”

“这不是你说的吗,烧几株香摆点贡品就能搞定吗……”张国义一脸的诧异。

“我还不确定到底是不是这小子,就算是,我也没说摆供果就能搞定啊……”张毅城倒是很淡定,“我先得招一下这小子的魂魄试试,看看是不是他……”只见张毅城开始从包里往外掏东西,不一会的功夫便把墓碑前的空地摆了个乱七八糟。

一通忙活之后,只见张毅城眉头一皱,开始挨个墓碑看。

“看什么呢?不是这小子?”张国义一愣。

“不是,那小子的魂魄……招不来……”张毅城道,“我得找找其他人招招魂试试,看看是不是我操作有问题……”

“招不来……说明啥?”张国义也开始毫无目的的看墓碑。

“说明就是他!”张毅城此时转头又回到了朱环宇的墓碑前,拉开架势又开始招,不一会功夫,只见墓碑四周的草叶子开始莫名摆动,站在旁边的张国义冷不丁感觉一股阴风拂面,浑身上下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来了!”只见张毅城赶忙收住了动作,以最快的度捻灭了香火,“我这边的操作规程没错,但这个朱环宇的魂魄招不来!看来欧莹莹身上的东西就是这个朱环宇!”

“是啊?那……那你现在招来这个怎么处理……?”张国义一个劲的咽唾沫,说实在的,虽说这种事早就见怪不怪了,但刚才那股子阴风还是让自己心头一悸,尤其是在坟地这种地方,想想就让人头皮麻。

“等会你去买点三十块钱的供果吧……”张毅城嘿嘿一笑,伸手指了指斜对面不远处的一座墓碑,“大老远麻烦人家跑一趟,不给点辛苦费说不过去……”

“这个朱环宇,跟那个欧蒙蒙或者说他老欧家,关系肯定不寻常,现在他的魂魄没准就在他家,且对他家有很强的依恋,招都招不回来!”车上,张毅城开始谈自己的想法,“老伯,你说这孩子,会不会是欧叔叔的私生子一类的?”张毅城继续猜,“你看那个墓碑上连孩子他爹的名字都没有……你问问他有没有在外头包二奶,要是有的话可千万别不好意思说,大不了咱们帮他保密呗……”

“哟你个小兔崽子懂的还不少啊?”张国义差点气乐了,“什么二奶不二奶的,不可能的事!”

“可别说的那么肯定,老伯,你现在马上给欧叔叔打电话,问问他以及他们家人认不认识这个朱环宇,问问欧叔叔跟那个朱环宇他妈……叫什么来着……对了,朱玉芬,问问欧叔叔跟这个人有没有什么不正当关系,如果都没有,你就马上查查这个朱环宇的老底!”张毅城一本正经。

“查老底……?”张国义一皱眉,“我上哪查去啊我又不是公安局的。”

“你不是教育局的吗!”张毅城道,“你找个人在初中生名单里查查不就有了吗……”

“哦……对对!”张国义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拿出手机一通拨,很快便确定了欧金阳以及其妻女根本就不认识叫朱环宇的人,更不认识那个孩子母亲朱玉芬,“朱环宇的老底我得回去找人查,这样,明天你先去上课,等我传呼,千万可别让你们老师给你爸打电话!”看来张国义对于班主任打张国忠手机告状这件事还是心有余悸的……

第二天,张毅城并没将自己给欧莹莹驱鬼的事告诉罗真,而是像往常一样租了本小说打时间,结果连半本都没看完,便收到了张国义的传呼,索性又逃课出了教室,电话中,张毅城得知,这个朱环宇生前是“韩江道中学”的体育特长生,初二的时候因病办理了休学手续,之后好像就死了,打电话到朱环宇的学校确认过,好像是白血病。“老伯,你现在马上来接我,得去他学校问问!还得去他家!”

“行……等着……”此时此刻张国义肠子都悔清了,心说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闲的蛋疼管这档子闲事这不纯属吃饱了撑的么……

韩江道中学的规模并不是很大,也不是什么重点学校,只有初中没有高中,张国义和张毅城则以教育局干部和朱环宇表哥的身份找到了朱环宇以前的班主杨老师。

按杨老师的话说,这个朱环宇的学习基本上是全年级最差的,性格也很怪,基本上所有教过他的老师都怀疑这孩子智商有问题,初中的知识并不难,7o分就已经算差生了,但这朱环宇却没有一科能上3o分的,最差的代数课分数一直以来就没过1o分,学校也曾经三天两头给孩子家长做工作,希望家长带孩子去开个弱智证明,这样就不会连累整个年级的升学率了,但孩子的母亲死活就是不答应,因为有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政策在,孩子还不能留级,所以也只能这么凑合着上,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朱环宇虽说学习不好却也并非一无是处,虽说只个初二学生,但这孩子的身体素质却堪比高中学生,田径成绩已经过二级运动员水平了,是学校田径队的主力队员,在区里运动会也拿过不错的名次,本来是很有希望报考体校的,得上这个病确实也挺可惜。

“环宇在学校有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朋友?”听到这,张毅城忽然想起了欧莹莹被冲身时说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话—“怎么还不来呢”,似乎是跟谁有什么约定,自己也是从这个岁数过来的,孩子到了初中这个年龄段便已经有所谓“早恋”的心理萌芽了,别人不说,至少自己就是这样,这种事问老师恐怕问不出什么结果。

“没有……”杨老师摇头,“至少据我所知,这孩子一向独来独往,跟谁都不怎么样,也不爱说话,放学也是自己回家,下课就自己在操场上溜达,从来没见他跟谁好过……”

“那您能把他以前写过的东西给我看看么?”张毅城仍不死心,“比如说作文什么的?”

“作文?你们看那个干吗?”杨老师一皱眉,“他的作文基本上没什么内容……”

“没事,就是看看……”张毅城道,“我跟环宇的感情很好,想看看他的遗物……”

“哦……好好……”杨老师同情的点了点头,起身走到柜子旁边开始翻腾,不一会,几张语文试卷被翻了出来,只见卷子上歪歪扭扭的写着“朱环宇”三个字,“要找别人的作文我这还真就没留,唯独朱环宇的卷子我还留着……”

翻过试卷,张毅城也乐了,不知道这个朱环宇是自内心的天真还是存心恶搞,卷子背面偌大一片作文版面大概只写了四分之一不到,也难怪班主任老师特意留他的试卷,这作文写的,简直是太有水平了:

作文题目:我的妈妈

我妈说,我没有爸,我是捡来的。后来我听同学说我妈骗我,人肯定有爸,因为爸妈必须结婚才能生孩子。我就问我妈,你为什么骗我?别人都有爸,我肯定也有爸,你告诉我他在哪,我去找他。她说我爸死了,我说肯定没有,肯定是他把你甩了,然后我妈开始用棍子打我,我也想找个棍子,但她拿那根棍子是我家最长的棍子,我一看肯定打不过她,就跑了,结果没带钱,我又回去要钱,她就给了我五百块钱,我的妈妈真是个好妈妈啊!

“真是什么妈生什么儿子……”看着这篇不着调到极点的作文,张毅城也不好意思笑,如果这篇作文上写的事是真的,那么这个朱环宇的母亲朱玉芬绝对比他儿子更二百五,不过此人对于一个刚上初二的孩子,给钱出手就是五百,这也忒大方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