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把阳寿还给她?怎么还?”张国忠一皱眉,不知道这戴金双到底想出了什么办法,莫非他真的会信东晋霜怀子以虬褫之胆炼丹成仙的传说?

“东晋的霜怀子,你知道这么个人吧?”戴金双微微一笑,果然提到了霜怀子。

“你…想让梁小兰成仙?或者说,你是吃了…那东西,才变成这样的?”张国忠皱着眉头道,“那东西有剧毒啊,我师傅…马淳一,让那东西咬了一口就死了,你们还敢吃那东西炼出的丹?”

“哼!孤陋寡闻!”戴金双冷冷一哼,“虬褫虽然修仙,但也是活物!是活物,就跟其他东西一样,有生理特征!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还当掌教?”

“愿听师兄赐教!”张国忠道还真想知道这戴金双到底想要干什么。

“以毒攻毒,自然要用毒的东西,但也要对症!如果单纯是有毒的就可以,我倒不如去弄一瓶农药!”戴金双冷冷的道,“虬褫的毒,自然是见血封喉,但它最毒的地方是毒牙和毒腺,而我用的是蛇胆!比起毒腺,蛇胆的毒就要小很多!”

“是啊!”张国忠也恍然大悟,正常人似乎都多少有点误区,认为蛇的毒是贮存在蛇胆里,尤其是受过类似于《神雕侠侣》一类武侠电视剧的诱导后,见杨过吃完蛇胆满地打滚,便以为蛇胆是有剧毒的,实际上,蛇的毒液是毒腺分泌的,跟蛇胆基本上没提大关系……

“正常的毒蛇,蛇胆是可以入药的,但虬褫可不是一般的畜生,它胆里也有剧毒,一般人吃了也活不了……”戴金双道。

“那你还用那东西炼丹?”听戴金双这么一说,张国忠又糊涂了……

“我是炼油!”戴金双道,“虬褫那东西,胆里有有用的东西,但更多的是要命的东西,给活人用的话。就要把那些要命的玩意过滤掉!”揉了揉太阳穴,戴金双又开始叙述他跟梁小兰的那挡子事……

本来,戴金双介绍梁小兰嫁入廖家,只是不忍心看梁小兰再在妓院挨打而已,但自己也没什么钱,一来赎不起,二来就算能给她赎身。她一个弱女子,又不会什么糊口的手艺,离开妓院反倒麻烦,所以也只能出此下策把她忽悠给了廖可周。

按现在的眼光看,这梁小兰嫁入廖家基本上是守活寡,当时廖可周已经年进个花甲了。晚上上床以后就算还有办事的能力,一个月能搞一回就不错了,但人家有原配夫人还有两房姨太太,姨太太岁数也不算大,这一月一次的宝贵机会哪轮的到梁小兰啊,半年能轮上一次就得烧香了,加上廖可周本人可是知道梁小兰的妓女出身,对其看得更是紧,生怕有人给自己戴绿帽子。专门给这梁小兰安排了一个贴身老妈子和一个贴身丫头,美其名曰伺候,实际是监视。除了卖给戴金双和刘真雨这对恩人师兄弟一点面子,可以让梁小兰单独跟这两人密谈甚至外出以外,但凡有年轻男人与梁小兰有频繁接触,这两小人便会直接向老爷打小报告,嫁入廖家以后,梁小兰虽然过上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花钱如流水的日子,但却不幸福。

实际上,这梁小兰跟廖可周确确实实是没什么感情,两人的年纪差了两代,更是没什么共同语言。结婚三年,最多说三句话不到。虽然一看见廖可周就想吐,但这梁小兰对戴金双却始终存有一种感恩图报的心理,也知道戴金双对自己也有意思,曾和戴金双表露过想从廖家黑一笔钱以后二人私奔的想法。但被戴金双拒绝了,一来是因为戴金双多少是马思甲的徒弟,认为做人要光明磊落,奸夫这种名头可是背不起的,二来戴金双自己有点自知之明,虽说和梁小兰实际年龄差距不是很大,但自己折阳寿已经折了海去了,从外表看跟个老头子差不多,怎么可能让人家有夫之妇跟自己去受苦?

见戴金双拒绝自己,梁小兰也只能和他保持这种心照不宣的关系,不过戴金双要是有事找自己帮忙的话,梁小兰可是从不含糊,梁小兰越是这样,戴金双就越是感觉过意不去,毕竟把人家阳寿改没了的事没告诉人家,心里有愧,但自己越过意不去,就越有突发事件要找梁小兰帮忙,一来二去,这戴金双更是觉得自己下辈子当牛做马都还不青了。

后来廖可周去世,梁小兰便直接移居到了英国,虽说廖可周的遗嘱上没分给她什么东西吧,但毕竟是廖家的姨太太,继续过富人生活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包括后来戴金双去日本贿赂那个警士监,以及周游世界寻找王四照的下落,甚至在有的国家,需要雇佣当地黑社会的力量进行打探,花的也都是梁小兰的钱,前后不下上钱万港币。

“她哪来那么多钱?”张国忠也有点纳闷,听戴金双的语气,这梁小兰是有几分烈性的,既然廖可周死后跟廖家的关系已近名存实亡,也就不大可能伸手找廖七或廖刚要钱啊……

“我知道你是怎么弄的……”说到这,张国忠心里大概有谱了,亲家柳东升嘴里的那个文物大盗,想必就是眼前这位戴真云师兄。

“起初,我的目的没别的,只是钱!小兰和廖家人没感情,而且以前在廖家总受气,宁肯死也不想向廖家人伸手。甚至连得病的消息都没告诉他们……”说到这,戴金双的语气似乎有些凄凉,“当时她能指望的人只有我,按我能做什么?看着她死?”戴金双仰天一叹,“富贵命啊,富贵命啊,富贵到最后,就只剩我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陪在身边?”

梁小兰在病重的时候,戴金双真是百感交集。恨自己报仇心切花了太多冤枉钱,更恨自己没本事挣钱,甚至连梁小兰的医药费都付不起,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位洋律师找到戴金双,说梁小兰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情了,且已经表示将会拒绝手术治疗,并把遗嘱也立好了,要把自己在英国的房子、古董、珠宝和其他遗憾都留给戴金双。因为英国的遗产税很高,所以这位律师还建议戴金双把古董和珠宝卖掉缴税,这样自己还可以留下一套房子和一笔可观的现金。

此时此刻,戴金双的心情是可想而知了,二话不说冲到医院抱起梁小兰就哭,而梁小兰此时也想抱抱戴金双,却已经没有力气了,只是说希望自己死后戴金双能用这笔钱颐养天年,不要再去报仇了,而此时此刻,戴金双还有什么理由不答应梁小兰呢?

说到这,就连张国忠的鼻子尖都忍不住有点发酸。起初自己以为戴金双从中国盗墓卖文物是为了跟情妇花天酒地,想不到身为廖家姨太太的梁小兰,竟然也有这么惨的时候,哎,好一对哭命的鸳鸯啊……

“什么报仇啊,什么修道观啊,我都不再想啦……”戴金双语气阴沉而无奈,“小兰这丫头对我情深意重,连临死都不忘记把钱留给我,而我却辜负了人家,你说我还算是个人吗?”

戴金双本也不是贪财的人,时执此时,又怎么可能贪图梁小兰的遗产?既然梁小兰拒绝手术,戴金双便干脆辞退了梁小兰家的所有佣人,卖掉了房子和所有珠宝古董,之后便把梁小兰安排进了英国王室贵族专项的贵族病房,不但让羊大夫用最好的设备最好的药,自己也运用中医的针灸、汤药等手段来配合西医进行治疗,并专程从韩国订购最好的高丽参。(因为当时中国尚未改革开放,所以也就只能从韩国和日本订购药材了)每天花的钱就如同流水一样,也不知道是中医起了作用还是西医起了作用,梁小兰的病情在这种“中西医结合”治疗下竟然奇迹般的出现了好转。不但突破了医生给出的八个月期限,还恢复到能下地了,甚至出现的康复迹象根据西医的检查,癌细胞的扩散似乎被抑制住了。就连那些一向都不可一世的皇家医学院专家们,都不得不连称奇迹,将中医这种东西奉为天术,赞叹不已。甚至还有几位七老八十的老头子专家萌生了从零开始学习中医的念头,只不过碍于语言与文化的瘴碍而放弃了。

“总这么花钱也不是办法……”戴金双道,“在医院的贵族病房住了两年多,小兰的病情是得到了控制,但银行的存款却又见底了,每天只出不进,我开始也发愁,我要留在小兰身边照顾她,也不能出去赚钱,而且英国人只信上帝不信风水,我这身本事在那也不好使……我曾经想过找宋时良帮忙筹钱,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他已经先我一步去了,最要命的是……”戴金双叹了口气,“最要命的是,我的命也要到头了……”

抗战时期戴金双所折的阳寿,在梁小兰的病情刚出现好转的时候开始应现了。就在戴金双考虑是不是要背着梁小兰悄悄向廖家求助的时候,突然吐出的一口黑血打乱了一切计划。

“我寿元一百一十五,折得还剩六十不到……”戴金双微微一笑,“忙忘啦,我都忘了我是折过寿的……掐指一算,还有半年寿终……我倒是不在乎死啊,但,无论如何也得把小兰风风光光的送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