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柳大哥,你破那案子,不会真破出来一套编钟吧…?”李江压低了声音,神态极其诡异。

“对了,李江同志,这件事请你严格保密!”因为事情还不确定,所以柳东升并不像把这事露出去,“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真的有一套战国编钟,该值多少钱?”柳东升并没接触过文物案,还是比较习惯以涉案金额来衡量案件的严重性。

“多少钱!?”李江眼珠子瞪的跟桔子一样,“无价啊!汉代的文物就没价了,就更别提战国了!那可是百分之百的国宝!”

“有那么贵重…?如果你是卖的,我想买,你会收我多少钱?”柳东升还是不死心,非得出个具体数额不可。

“要是非卖的话…国内恐怕没人敢买…”李江好像也懂点黑市行情,“我要卖的话,肯定想办法往国外折腾,那得按美金算…少说得个十几万美金…”李江翻着白眼琢磨,“如果是盗墓的话,内行一般不碰那东西,不好拿,更不好卖,那东西一般都是一套,十几个到几十个不等,大小也不一样,曾侯乙墓出土的那套编钟,全套六十多个,加在一起有两吨半重,最重的好几百斤,就算公安局不抓他,让他随便拿,搬的动吗他?”

“国外?十几万美金?”柳东升点了点头,“怪不得那个亮子盯上刘常有了…十几万美金可是一百多万人民币呐…”

“对了…我说的十几万美金是一个,不是一套!”李江还在一边补充,“如果是真货的话,光这个铜锤就值个几万美金!”

“什吗?”柳东升眼珠子也瞪起来了,按自己的想法,“dou、ruai、mi、fa、sou、la、xi”七个音节,这编钟要成套最少也得有七个吧?十几万美金一个?那全套都算下来换成人民币少说也得上千万啊!如果真是如此,这可是建国以来最大的文物走私案了…“李老弟,今天多谢你!我得赶快回去!”听李江形容完以后,柳东升匆匆告辞。

一路上,柳东升的脑袋里也是一个劲的斗争,这个案子究竟要不要往上报,如果真的像李江说的那样,是一套真材实料的战国编钟,倘若在自己手里拖着把案情耽误了,这责任凭自己这个职位可是负不起,没准连局领导都得受牵连,但按李江所说的,有经验的盗墓惯犯一般不盗编钟,尤其是整套的,又大又沉,单凭那个兔子洞大小的盗洞怎么可能折腾出来呢?难道就凭刘常有画的这两笔轮廓就能确定它们走私的真是编钟?就算真是编钟,如果是赝品的话,那个刘常有的舅舅被涮不要紧,如果连公安局也被涮就好说不好听了…报也不是,不报也不是,头大啊…

大着脑袋,柳东升刚回到办公室连屁股还没坐热乎呢,只见二嘎又黑着脸跑进来了,“柳队,邪啊…”二嘎的眉头皱成了一团,“要么是那个张涛拿咱们开涮,要么就是那小子活见鬼了!”

“怎么了?”对二嘎的大惊小怪,柳东升早就习以为常了,这小子参加工作时间不长,什么事都一惊一诈的。

“你看…”二嘎递上了一张刑侦画像,“昨天一直画到半夜…还不如直接给咱们看照片呢…”

“看什么照片?什么乱七八糟的…?”柳东升街过画像,嘴里的烟差点掉裤裆里,这哪是什么小老头啊!明明就是刚死不久的陈俊生!除了眼睛稍微大一点之外,鼻子、嘴、发行都一模一样!“快!安排审讯室!把那小子给我提出来!”拿着照片,柳东升也坐不住了…

还是昨天的审讯室,但人却多了一个…除柳东升、二嘎、张涛之外,法医老陈也被请过来了。

“张涛!我们不放你你就不说实话是不是!?知不知道做假证什么罪过!?”二嘎一拍桌子,把个张涛搞了个莫名其妙。

“行了行了…人家还是孩子呢…”柳东升一摆手,继续唱白脸,“小伙子,你要是真心想将功赎罪,就得说实话,你这事本来要上报检察院的,我一直给你压着呢…你要不说实话,我可只能把你交给检察院处理啦…”

“我…我怎么没说实话啦?”张涛一脸的无辜。

“喏…这个…”柳东升拿出画像,“你说花钱找你的人是他?”

“对啊…千真万确啊!”张涛一头雾水。

“他什么时候找的你?”老陈问道。

“前天下午啊…开始说给我三百,我不愿意,后来他答应等我出去后再给我两百我才干的…本来他让我在劝业场门口动手,但那人太多啊!抓住了非被打死不可…所以我才找了附近一个老大妈看着的车棚…怎么啦?”张涛一脸的正经,不像是说假话。

“前天下午…?”老陈一皱眉,“告诉你,我是法医,昨天我们的侦察员从一处民宅的箱子里找到了他的尸体,经过尸检,此人的死亡时间在48小时到120小时之间,从前天下午到我们发现他的尸体不足24小时,你是怎么碰见他的?”

“看看这个!”二嘎递上了陈俊生尸体的照片。

接过照片,张涛的脸当场就白了,脑门上的汗珠子噼里啪啦跟下雨一样往下滴,支支吾吾半天只说了三个字,“就…就…就是他…”

“放屁!到现在了你还敢胡说八道!?”二嘎啪的一拍桌子。

“等等…你们应该查查这个人有没有什么孪生兄弟什么的…”老陈还是比较心细的,也不想因为自己一句给眼前这孩子制造麻烦。

“没有…这个我们已经调查过了”二嘎道,“他母亲已经死了,我们到养老院走访过他父亲,他家就他一个儿子…没有兄弟姐妹,他的妻子死于文革,现在就他一个人住!”

“我…我真的没有说谎啊!”张涛一着急竟然哭出来了,鼻涕眼泪横流,“警察大哥,我求求你们,别再吓我了…他肯定有孪生兄弟啊…”

“带他回号儿里…!”柳东升沉默了一会,冲二嘎使了个眼色。

“柳队,你…你真信他说的!?”二嘎急了。

“我说…带他回号儿里!!”柳东升一瞪眼,二嘎也瘪了,乖乖了把张涛押了出去,屋里只剩了柳东升和老陈两个人。

“老陈,你怎么看?”柳东升递上一根烟。

沉默了片刻,老陈摇了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如果说死人短暂的复活,我倒是听导师说过,可以解释为细胞静电的缘故,但是如果说死人能花钱雇别人去偷自行车,还懂得讨价还价,这是绝对的不可能!要么那个人有孪生兄弟,要么那孩子撒谎!但是…”

“但是什么?”听老陈一说但是,柳东升仿佛看见了一点希望。

“这个死者跟上一个不大一样…”老陈道,“这个死者的胃内残留物中有重金属成分,大概是汞和少量的铬,但并未进入肠道…也就是说,重金属成分很可能是其死后到达胃里的…我现在就纳闷…死者并没有被解剖过的迹象,这东西是怎么进到他胃里的…”老陈喃喃道。

“唉…!”柳东升喘了口粗气,心说这帮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啊?怎么老整这歪的邪的呢?事到如今,恐怕又得去骚扰张毅城了…

张毅城仍然在屋里偷玩电子游戏,还是那个游戏,还是那个“大鬼”,前来骚扰的人还是柳东升。

“柳叔叔你好…”张毅城已经忍无可忍了,但还是得再忍,“又怎么了?”

“毅城啊,叔叔还得请教你个事…”柳东升也不好意思了,“这两天,蒙蒙给你补习功课没有啊…”

“您就请教这事儿?”张毅城一斜眼,差点当场晕倒。

“不不…呵呵…”柳东升没话找话,“叔叔就是怕老来打搅你学习,影响你成绩啊…”其实张毅城的成绩影响不影响都那样,全班倒数,影响玩游戏倒是真的…

“对了毅城,最近叔叔又碰到难题了…”柳东升把白天张涛的供词与陈俊生被杀时间之间的矛盾说了一遍,“我就想问问你,以你看,这件事有没有可能发生?死人有没有可能跟活人一样说话?”

“这…”张毅城拍了拍脑袋,“没有!”

“你确定?”柳东升问道。

“也…不能确定…”张毅城道,“叔叔,中国古代有很多邪乎玩意,你让我确定我可真确定不了,如果可能的话,我可以去帮您去查查…但您得帮忙跟我妈说说,跟学校请个假…”其实张毅城热心帮忙调查是假,想借机不去上课才是真的…

“好!这个没问题!”柳东升答应的挺痛快,“但是…受害者已经火化了啊…”

“关键问题不在受害者!”张毅城道,“上次您不是拿来个瓦吗?”

“对啊!”柳东升似乎有点开窍,“你是说,陈俊生死的地方,应该也有那东西?”

“理论上讲…应该有…”张毅城跟个小大人似的,在屋里走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