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柳队,房管局的资料也传真过来了!”柳东升刚挂电话,二嘎便拿着张纸走进了柳东升办公室,“刘常有家隔壁房主叫陈俊生,化工二厂退休工人,两年前花四百块钱买的那套房子!其户口本上的登记住址在河东区香山道!之前的房主叫张悦,去年心脏病死啦!还有!根据昨天派出去的蹲守人员反映,刘常有家隔壁似乎根本就没有人住!门上的锁已经锈死了!”

“河东区香山道!?”柳东升最先注意到的便是这个地方,那不是跟那个亮子家住的不远吗?还有,那处房子应该不错的,怎么四百块钱就给卖了?那可是房子啊!好点的皮鞋还卖一百多块钱一双呢,那个位置在河西区来说也算个黄金地段啊,看那隔壁家怎么说也得有四间房,两间正房两间储藏室,加上中间的过道也不老短,怎么四百块钱就给卖了呢?“安排人去查查那个前任房主的家属!问问为什么一套房子才卖那么点钱!今天下班前务必给我查出来!”

“是!”二嘎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又敲门进了屋,“柳哥,小李去查了!”

“好…,你赶紧收拾东西,跟我去刘常有家!”柳东升道。

“还去他家?”二嘎一皱眉。

“他家隔壁啊!不是有搜查证了吗!?”柳东升也服了,心说自己这个手下怎么这么不开窍啊…

河西区,贵州路与云南路交口。

离着大老远的,柳东升就看见路口有个人背着个大包左顾右盼的,看来这李江的经济实力还是比较一般,身边支着的破自行车跟自由市场买菜的蹬的“铁驴”没什么区别。

“李老弟,你好!这是我们局同事,陈二刚!”柳东升介绍二嘎道,“这是市文物局的骨干力量,李江同志…!”

“哦…你好你好…”二嘎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稀里糊涂的跟李江握了握手,李江也一样,要说柳东升约的这个地方,怎么看也不像能有古迹的…

“李老弟,我们说的地方就在前面,我们慢点开,你跟着?”柳东升问道。

“行!没问题!”李江蹬上车,一路狂飙来到了刘常有家门口,见警车停了,李江也纳闷了:附近全是房子,哪有什么古迹啊?

柳东升到刘常有家隔壁门口看了一眼,却实与昨天蹲守的同志反映的一样,门上挂着一个大锁头,镀铬的锁鼻已经是锈迹斑斑,看样子少说在露天环境里淋了一年了。离着门口不远处的馄饨摊旁边停着一辆桑塔纳,馄饨摊上,两个人正在警惕的吃馄饨,这辆车和这两个人柳东升都认识,车是分局的车,人是刑警队的实习生,看来这就是二嘎安排的所谓蹲守的人,“二嘎!你怎么派了这么两块料守在这!?”柳东升都快气乐了,当初明明说是秘密监视,现在可好,车都快停到人家院里去了,这还叫秘密监视吗?唉!实习生啊!

“有点经验的都有案子啊…!”二嘎一脸委屈,“小朱又歇病假了…”

“唉…得了得了…以后注意…!”柳东升一摆手,三人又绕到了刘常有家的大门口。

跟着柳东升来到了刘常有家的厨房,拉开橱柜,李江脑袋上顿时一头层汗,“柳大哥,你这是要干吗啊?”

“别着急!”柳东升揭开不干胶,费了半天劲挤到了小窗户另一边,“李老弟,古迹就在这边!”

李江将信将疑的从小窗户钻到了刘常有家隔壁,只见这家的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和隔壁差不多,房间也是南北相对,背面像是正房,南边像储藏室,只不过过道里的景象有些破败,不但没有隔壁那些盆景,地上砖缝里的杂草倒是长了不少。

“柳大哥,这是什么古迹啊?”李江疑惑道。

“你别着急!今天保证你能看见古迹!”柳东升铆足劲撞了几下,框的一下撞开了屋门,把门框都撞豁了。

“这是一股什么味儿啊?”李江提着鼻子闻了又闻,总觉得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能是房子太久没人住了,潮味儿吧?”柳东升环视了一下房间四周,只见这两间房是通着的,水泥地面上落着厚厚的一层尘土,三三两两有不少脚印,围着屋子四周,摆着一圈的旧式躺柜,虽说都上了锁,但却都是老式装饰锁。

“我来!”二嘎上前就要用改锥撬,却被李江拦住了,只见李江从背包翻腾出来一把多功能的折叠刀(放到现在应该叫瑞士军刀),折出一个刀片捅进了一个箱子的锁眼里,轻轻一拧,只听啪的一声,老式装饰锁应声弹开(这种仿古的装饰锁基本上没有防盗能力,只要是片状的东西八成能捅开)。

“这么多箱子…看看你能放什么!”二嘎小心翼翼的掀开箱盖,只见箱子中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咦?空箱子?”二嘎学着李江的样子,用改锥头又捅开了一个箱子,还是空的。

“头儿,你说他们是不是早就有所察觉了?已经把赃物转移了?”二嘎又打开一个箱子,又是空的。

“他妈的…”柳东升也一阵郁闷,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如果仅仅找到一堆空箱子的话,便没有什么证据能让刘常有就范了,他要是不说实话,案件的进度便又会回到原点。

“把所有的箱子都给我打开!”柳东升不死心,万一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呢,没事在屋子里摆这么多箱子,非奸即盗啊,“二嘎呀,先把脚印都拍了!你找那间屋,我找这间屋,小心别碰任何东西!发现指纹或毛发立即向我报告!”

“是!”二嘎拿出相机开始拍摄地上的可疑脚印(二嘎并不是负责现场拍照的,但二嘎平时爱玩摄影,拍照水平也不错),而后开始小心翼翼的开箱子。李江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也开始稀里糊涂的帮忙开箱子。

就在李江打开屋子中间的一个箱子时,忽然哇呀一声大叫,扑的一下坐在了地上。

“怎么了?”柳东升赶紧扶起李江,定睛往箱子里一看,原来是一具死尸!只见死者大约六十岁左右,表情不但没有任何痛苦的迹象,反而好像有点高兴,简直和那个亮子一模一样。

“二…嘎…赶紧给我通知局里…”柳东升的声音也有点颤抖,“等等…”柳东升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先给死者拍张照片…!让老陈亲自过来!…李…老弟…实在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没事…没事…”李江抹了把汗还算镇静,“我早就闻着这屋的味有点不对劲…”

“怎…怎么不对劲?”柳东升不明白。

“好像…有点古墓里的棺材味…而且是那种富贵墓…老百姓的棺材绝没这种味儿…”李江站起身拍了拍屁股,“柳大哥…没…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好…李老弟,这次辛苦你了!改天请你喝酒…”柳东升跟李江握了一下手…

李江离开后,柳东升从刘常有家有上了房,并且开始一片挨一片的检查隔壁家房上的瓦,然而直到分局的警车到达现场,都没再发现有刻着八卦纹的瓦片。

“跟上一个一样!”走出屋子,老陈摘下口罩道,“没有外伤;表情安详;血液也还没有凝固…”

“上一个…屁股里插那个东西…你不说是血液凝固以后才插的…?”柳东升忽然想起来了,“这个血液既然还没凝固,就说明跟亮子不一样啊!?”

“这也是我纳闷的地方…”老陈也皱起了眉头,“从医学上讲,这点是解释不通的…也就是说…上一个死者,就是你们所谓的那个亮子…他肛门里被插入异物的时候…血液是凝固的…但送到局里时…血液不是凝固的…”老陈深吸了一口气,“我干了几十年的法医,还没见过这种情况!……哦对了,一提那个异物我想起来了…”老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条,“那上面刻了不少东西,跟微雕差不多…但我不认识…只能照猫画虎描几笔…要靠你们去请教专家了。”

“哦?”柳东升接过纸条一看,脑袋里顿时一阵悸动,纸条上的怪字,与自己媳妇捡的马粪纸上的那种怪字差不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