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怎么回事?”柳东升赶紧上前带路,“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那不是恶鬼!他想出去投胎!但是投不了!”张毅城皱眉道,“他的魂魄被什么东西束在身上了!”

“投胎…这是什么意思…?”要说投胎,柳东升还多少知道点,什么转世超生什么的,西藏那些活佛不是还有个什么转世灵童的说法么,作为中国人对这点倒是不陌生,但所谓的被东西束在身上这类的说法,对柳东升来说可就迷糊了。

“柳叔叔,这个说来话长,回头我再跟你解释!现在咱们先去那间屋子!”张毅城此刻表现出的沉着甚至连某些大人都得自叹不如,“那个人生前肯定是个胆小怕事的人,所以不是什么恶鬼,但若不能投胎,可就真成恶鬼了!”

“哎!柳哥!你们干嘛去呀?哎!别把我一个人扔这啊!哎!!”小朱连忙拿起手电追了出去,三步两步赶上了柳东升和张毅城,“我也去,别把我一个人扔屋里啊…”

“你给我回去!”柳东升一瞪眼,“你跟着干嘛来!?”

“柳哥…,我知道是我错怪你们了…”此刻小朱也看出点眉目来了,刚才发出声音的好像真不是这两位,“你看这大晚上的…你们两个人力量有限…我跟着帮帮忙,众人拾柴火焰高么对不对…”

“少废话!赶紧回去值你的班去!”柳东升边走边瞪眼,“别找我卷你啊!”

“没事…柳叔叔,让朱叔叔跟着也行!正好缺个人…”张毅城道。

“他身上不是没弄那个什么粉么…?”柳东升似乎对这礞石粉还挺信任。

“现在看来没必要了…”张毅城微微一笑,塞给小朱一个小瓶子,“朱叔叔,等会我告诉你这个怎么用…”

小朱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糊里糊涂的跟柳东升走到了楼梯口,见柳东升要往地下一层走,心里顿时凉了一半,地下一层有什么?除了仓库就是解剖室啊!今天的这些邪门事已经把自己折腾崩溃了,这大半夜的黑灯瞎火去解剖室,不是要人命么。

“哎…柳哥,我看我还是值班去吧…万一有案情,电话没人接怎办啊…”小朱一边说一边想开溜。

“他妈的刚才让你走你不走!给我老实呆着!”柳东升一把把小朱拽了回来。

地下一层的走廊灯一向是特别的暗,一条足有40米长的走廊,就两个40瓦的灯泡,好在解剖室的照明比较充足,除了常用的两根日光灯管外,还有一盏医用的无影灯,但也不是很常用,法医解剖毕竟不用像医学手术那样谨小慎微,终究是死人,多割点少割点也无所谓。

走进解剖室,只见亮子的尸体还是向白天一样躺在解剖床上,身上盖着一块大白布,理论上讲尸体不经任何处理留在解剖床过夜,是违反操作规程的,如果不是柳东升迫不及待的轰走了老陈和小李,无论如何这具尸体也要放在冷柜里。

哗啦一下,柳东升掀开了白布单子,就在这时候,屋里的日光灯啪的一下熄灭了,只剩下楼道里隐隐的灯光透过门缝照进屋子,一股糊味弥漫在空气中。

这一下把小朱吓得差点哭出来,一个劲的念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怕个屁!看你那点出息!”柳东升提鼻子一个劲的闻,“别怕!保险烧了!小朱,去把门开开,找个手电来!”

“我这有…”小朱真是庆幸,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拿了个手电出来,要不这黑灯瞎火的让自己一个人回去拿手电,还真不如把亮子尸首抬走自己躺上去算了…

接过手电一照,柳东升也差点精神崩溃,只见亮子正着两只眼睛好像正在看自己,虽说死人的眼神见多了,但柳东升还从来没见过这种澳门网上博彩娱乐官网的眼神,在橙黄色的手电光下,亮子的眼珠是灰色的,整个眼球就像被扎破了一样,皱皱巴巴的塌瘪着,丝毫没有活人眼球的光泽,这具尸体虽然在老陈他们临走的时候好像还挺新鲜,但此刻仅仅时隔两三个小时,便已经干瘪的不成样子,体表皮肤仿佛已经严重脱水,尤其是解剖时的刀口,创面的皮肤此刻已经干的像蔫萝卜皮一样了。

“咱们…走了之后…还有没有人进过这屋…?”柳东升磕磕巴巴的问小朱。

“不…不知道啊…”小朱凑了上来,一看亮子的脸,哇呀一声差点坐在地下,“我的妈呀…这眼睛怎么又睁开了…哎哟…”

此时此刻,最害怕的实际上是张毅城,以往光是听张国忠老刘头天南海北的白话,今天算是见到真材实料的死人了,毕竟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害怕也是难免。“柳…柳叔叔…这…这个人怎么让你们…给开膛了…?”张毅城身不由己的躲到了柳东升身后,五脏六腑翻江倒海,一个劲的干呕。

“毅城…没事…死了后才割开的,为了尸检而已…”柳东升也没想到张毅城会害怕,“毅城,要不你先跟朱叔叔回去,应该怎么弄你告诉我…我来…”

“没事…”张毅城忍着恶心往前走了一步…“柳叔叔…你先把手铐子给他解开…”说罢开始掏出一个小药瓶,一点一点的顺着亮子身体的轮廓撒了起来,“小朱叔叔,如果等会发生什么意外,你就拧开瓶盖,把里面的东西放到嘴里,注意千万别咽下去!”

“什…什么叫意外?”小朱咽了口唾沫,掏出小药瓶攥在了手里。

“不知道…”张毅城满脸是汗,继续撒粉末,“反正你觉得咱们三个顶不住的时候,往嘴里放就行了…”

“这就一个死人…咱仨…顶谁啊…?”小朱表面上故作镇静,但心里也已经猜得差不多了,只是不敢相信而已,以往自己接手过的命案也不少,什么碎尸的灭门的焚尸灭迹的,多惨的都有,但从来没遇见过这么邪门的。

张毅城并没回答小朱的问题,而是继续绕着亮子的尸首撒粉末,约么过了两分钟,张毅城围着亮子的尸体撒了足足一圈粉末,要说也怪,张毅城的鹞子刚进这个解剖室的时候,老实得跟个标本一样一动不动,而当张毅城撒完了这圈粉末以后,立刻“喳”的一声叫,把三个人都吓了一跳。

“唉呀妈呀!”小朱心里咯噔一下,“我说小张同志,你带的这宠物…怎么总是一惊一乍的?”

“这不是宠物!是警犬!”张毅城道,“你们的警犬不是都尿了吗?”

“毅城你是说…这个鸟能带咱们找到凶手?”柳东升不解。

“不是找凶手!现在这个人的魂魄被束在身上了,他身上肯定有什么东西阻止魂魄离体!把那个东西找出来,他的魂魄就能离体投胎,这个只有它能办到!”张毅城拿起鹞子,用手摸了摸,“去吧!”

这鹞子还挺听话,张毅城刚一抬手,便扑楞着翅膀在屋里飞了起来,没飞几圈便落到了亮子的尸体上。

“用不用我把法医找来?或者连夜安排火化?”柳东升道,“你撒那一圈粉是干嘛用的?”

“找法医倒是行…”张毅城想,如果这个死尸身体里要是真有东西,还是找法医取出来比较现实,自己可不像亲眼看自己未来的老丈杆子动手切死人…“火化就免了吧…之所以到现在都没事,就是因为这是地下,现在把人抬出去…准出事…刚才我撒的那个是香灰和朱砂,能中和他身体中的这种聚阴之气,否则不光你们的警犬害怕,我的警犬也害怕…”

“哦…”柳东升点了点头,“小朱…回屋去给老陈打个电话,让他赶紧过来一趟!”

“我!??”小朱汗珠子立即流下来了,转头往门外看了看,阴森森的走廊一个人没有,“柳哥…你多少关怀一下群众吧我求求你了…”

“一事无成!”柳东升叹了口气,“那好!你在这看好了!毅城要是少一根头发,我把你脑袋拧下来!”

“这…”小朱也是左右为难,一边是阴森森的走廊,一边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和一个死人,那边都头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