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总而言之,法医认为他不是被别人弄死的,而是死于自身原因…”柳东升道,“当时那个法医推测是盗墓者在盗墓时突发癫痫…”说实在的,这个理由连柳东升自己都不大相信。

“盗墓时突发癫痫?一边癫着痫,一边撬开上百斤的棺材板子,把墓主的尸骨扔出去,自己躺进去再把棺材盖儿盖上?”李江显然也不太信,“按你刚才说的,柳队长,我怀疑这是他杀!”

“对呀!所以我才找你啊!”柳东升道,“我也怀疑是他杀!杀他的人就是突破口!”柳东升抿了抿嘴,理了理思路,“那个什么铜盂,凭你的经验,应该是干什么用的?以你推测,整个墓里值钱的宝贝那么多,为什么他不拿别的,专门拿这么个东西走?”

“这个…”李江也一愣,“这个我真不知道!我跟您说句实话,铜盂里边有字,但没人认识!凭上面的八卦纹推断,应该是祭祀的法器…上面刻的字也应该是某种咒文…至于为什么拿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按理说比起一些金银器,这个东西算不上最值钱的,而且不好出手…”

原来,当时南天一号墓开棺的时候,棺中并没有墓主的尸骨,而是一具盗墓嫌疑人的尸体,棺内头尾两端分别有两个凹槽,其中尾部的凹槽里面放了一个保存完好的八卦纹龙首铜盂,而棺材首部的凹槽却是空的,看凹槽中的痕迹,内嵌的物品应该刚被拿走不久,根据专家分析,棺首凹槽内嵌的也应该是一个同样的铜盂,不过因为整个事件过于怪异,所以一直处于内部保密状态,尤其是此次天津追回这个铜盂后,其与当年南天一号墓出土的铜盂究竟是不是一对还有待确认。

“那个梁大力呢?他既然报案就证明他知道有人盗墓啊!很可能他就认识啊!”李江恍然大悟。

“梁大力失踪了…”柳东升道,“有一天他在看守所里突发心脏病,民警就把他送医院了,当天晚上就跑了,而且这次跑的比较彻底…一直到现在都没找到…我现在就纳闷,他说怕里面的东西活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棺材里的墓主古尸好像到最后也没找到!”

“唉!这帮盗墓的…连尸首都不放过!”李江无奈道,“中国有几个有名的盗墓团伙,我也是只闻其名而已,其中倒确实有一个团伙连尸首都盗,但前提条件必须是湿尸,据说在国外能卖大价钱!就类似于马王堆那种…”

“哦?团伙名字知道么?”柳东升连忙询问。

“具体叫什么我不知道,但圈里都叫他们二号病*,凡是被那个团伙盗过的墓,棺材板上都会刻上两横,上短下长,好像是中国字‘二’,挖到棺椁时但凡看见棺材板上有这个,基本上就不用开棺了,开了也是空的,剩点骨头就不错…哎哎,我也是听说啊…道听途说…”

“二?南天一号墓有没有被刻上‘二’?”柳东升道,“对了,那两个铜盂是不是一对,鉴定结果到底什么时候能出来?”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得问他们现场作业的,鉴定的事不好说,东西已经送走了,估计少说得下个月…”李江喝了口酒,“柳大哥,我就知道这么多,全告诉你了,不过我劝你最好别碰这档子事…”

“为什么?”柳东升不解。

“传说以前发掘南天一号墓的人有一个得神经病的!病情很怪!据说满嘴胡说八道挺吓人的…”李江道,“结合着你所说的那个梁大力的话,我看这事没那么简单…”

“神经病?”柳东升不解,“与那墓有关?他都说些什么?”

“这个我不大清楚了…”李江道,“柳大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那人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这个你得去自己查…”李江拍了拍肚子抹了抹嘴,“今天多谢款待啊!柳大哥,今天咱哥儿俩说的这些你可别说出去!关于这个铜盂的事,领导可是专门交待过要保密的!你要不是办案需要我绝对不会告诉你!还有,那个铜盂的鉴定结果,你要真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帮你打听,你自己可千万别向上边问…”

……

与此同时,张国义家。

“老伯,你帮我去开家长会吧我求求你了……”张毅城一个劲的耍赖,张国义拿着侄子这张期中考试成绩单已经崩溃了,语文61,数学51,英语41,初中啊这可是…!当年自己一边当流氓一边考试,分也比这高啊…“我说毅城啊,我天天求爷爷告奶奶的给你跑学校,腿肚子都朝前了,你就拿这分糊弄我啊?”

“最近不是忙着救人耽误学习了么…”张毅城还挺有理。

“放屁!你救人请假加一块连一个礼拜都不到!”张国义都气乐了,“对了毅城,你一说救人我想起来了,那小丫头她姥爷你咋给弄的啊?”张国义对这种事也听好奇。

“你不告诉我妈我就告诉你!”张毅城还提起条件来了。

“行行,不告诉!说吧!”

“嘿嘿…你侄子我冰雪聪明啊…”张毅城开始白话自己的歪主意…

本来,孙伟砍完人以后,身上的东西怨气已经散了,理论上再有七天自己就能去投胎,但为了在民警和专家跟前再让那东西爆发一次,张毅城背地里可是没少做工作。

首先,那间作为精神病鉴定室的隔壁,张毅城让二嘎用钉子摆了一个弓箭的形状,箭尖直指隔壁屋孙伟受审的位置,这在茅山术里叫“穿心箭”,如果身上附的东西不成气候,时间足够的话完全能被这“穿心箭”逼出来,但若时间不够长的话,这穿心箭便只能挑拨怨气,火上浇油;其次,砍到孙伟身上的那块死玉,上边沾的不是别的,正是受害人刘杰的血,加上张毅城还用502胶水往死玉上粘了薄薄一层朱砂,如此阴阳相融,便会造成“刘杰还没死”的假象,孙伟身上的东西想不发作都难…

后来到了精神病院,张毅城自己也有点抓瞎,因为孙伟身上的东西虽说不成什么气候,但毕竟有怨气,此刻知晓仇人没死,轻易是不会走的。在小朱的催促下,张毅城急中生智“改造”了一下“净寐阵*”,把孙伟身上的七脉当成了本应打在棺材上的“阴闶”,说干脆点就是直接把活人的身体当作一个棺材来处理,利用二嘎的“童子之阳”直接把那东西“逼”到了孙伟嘴里的死玉之中…如此鬼灵精怪的招数,连502胶水都用上了,还把活人的身体当成棺材…不知道张国忠和老刘头要是知道会作何感想…

“还他娘挺复杂…怪不得你小子考试不及格呢,心思全花这上边了…”张国义抽着烟翘着二郎腿,“行,我就再给你开一次家长会!咱可说好了…这可是最后一次…走,回去接上你妈,今天咱继续宴宾楼*…”

叔侄二人刚到家,正好赶上柳东升从里面往外走,“哎?柳哥?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啦…?”张国义一看柳东升立即开始套近乎。

“你们回来的正好,我找毅城还有点事…”柳东升从手包里拿出了两张照片,“毅城啊,你看你知不知道这东西干吗用的?”

“这个…尿盆吧?”张毅城接过照片左看右看,“这个怎么了?”

“这个…不是尿盆…”柳东升本来还抱着希望,以为这小子能给出点什么宝贵意见呢,此刻算是放弃了…虽说自己不是考古的,但无论如何也觉得古代人不大可能把两个尿盆摆在棺材两头下葬…

“哎…这不是说话的地…一块吃顿饭吧…嫂子…别作饭啦!”张国义扯着嗓子喊道。

“呃…行吧…”柳东升虽说吃过饭了,但还是希望张毅城在知道事情原委后能给点提示…毕竟这孩子对于那些邪门歪道的东西了解要比自己多得多…

———————————

注解:二号病:即霍乱,由霍乱弧菌引起的急性肠道传染病,国际检疫传染病之一,我国法定管理的甲类传染病。

净寐阵:茅山术中专门用于防止死者魂魄不散而起尸的阵法,此阵法常施于棺椁,其原理是将尸身中未散尽之魂魄冲出尸身,详见《传国宝玺》第四部第五十八章《启尸招魂》。

宴宾楼:天津著名的清真餐厅,因曾经接待过周恩来总理而闻名津门,黄焖牛肉做的相当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