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这是一份活动计划……”李约拿出一份英文的材料,“不是我们的,是一个慈善组织的,上面的嘉宾名单上有李九鼎的名字,就在一周

后,活动地点是吉隆坡市中心,活动时间是4个小时,如果李九鼎出席这个计划,我们便有充足的时间完成我们的计划……”

按李约的计划,这次行动一共分三个步骤,首先是由自己和艾尔讯用狙击步枪射杀警卫,然后老刘头与张国忠制造爆炸效果,与此同时艾

尔讯负责在警车来的必经之路上布置三角钉,之后李约到保险库门口破解密码锁,然后老刘头、张国忠、秦戈进屋拿东西,最后由孙亭负责驾

车撤离(根据孙亭自己透露,他曾经连续三届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排名还算不错),安排给孙亭的车是一辆道奇牌的货车(所谓的货车,就是

中国所谓的“面包车”),已经过专门改造,配备有一台12气缸7升双涡轮增压发动机,悬挂系统也改造过,地盘比正常型号降低了40%,最高

时速275公里,在行动前的几天,孙亭的唯一工作就是开着这辆车在周围熟悉街道。

张国忠和老刘头则被李约带到了远郊的一片空地上试验爆炸效果的分贝。

“哦……150分贝,还差30分贝……简直是奇迹……”李约拿着分贝测试器,一脸的惊叹,“先生们,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弄的么?”

“告诉你你也学不会……”老刘头从一公里以外对着对讲机道,“李同志,多少了?”“150分贝,还差30!”,“150,他娘的这还不够

响……国忠!再退后两百步!”老刘头对着头戴式的微型对讲机大喊(李约提供的设备可比孙亭提供的设备好用地多。老刘头这一喊差点把张

国忠耳朵震聋了)……

只听轰隆一声,李约虽然带着机场指挥员专用的隔音耳罩,但还是被震出了一脸地青筋,“好的先生们,就是这个距离,195分贝,很完美

!”老刘头和张国忠脸都累白了,这种超大号的“释艮阵”连摆三次,光是跑腿也够人一呛的……(老刘头与张国忠摆的超大的释艮阵,直径

约三公里左右,气聚之后以阳怒阵破之。阵眼处的天破声已达到195分贝)“先生们,我很想学一下……”李约开始和老刘头套近乎,“这种方

式可以避免警察和消防队的注意,如果你们能教我,这次行动的一切费用都由我负担!”

“你多大了?”老刘头问道。

“48岁,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了。”李约瑟到。

“有兴趣地话退休后来中国我教你,悟性高的话学个四五年就差不多了……”

“五年?”李约不大明白“悟性”的含义。“好的我放弃。”

三天后。

“师兄,咱这是做贼啊,咱们还是算了吧……”行动马上开始,张国忠还是有点心虚,毕竟是良民出身,此刻要对付的也不是怨孽……

“放屁!”老刘头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骂,“怎么师傅把掌教传给了你这么个没志气的!咱们这不是偷,这叫完璧归赵!懂不?完璧归赵!

那本来就是中国的东西!啊也不是好来地!”

“可是……可是现在咱们也不能肯定他100%就是李真峦啊……”

“不是就更该把东西拿回来!”老刘头还挺有理。“不是李真峦就是原田,就这俩人没个跑!日本人就更得治!”

“可是……咱的目标不是治人啊……不是那个兰……”

“国忠啊,我不是为了兰亭序,中国人的宝贝不在中国,我的正义感不允许!”老刘头一脸的义正言辞,张国忠都听傻了,我的天,他啥

时候也有正义感啦……?

吉隆坡近郊,李宅。

这是一个似乎开发失败的别墅社区,放在中国而言就是所谓的“死盘”。整个社区房子不少,但有人住地却不超过三户,不知道那个李九

鼎作为一个拿督,为什么选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住。大概在晚上7点15分左右,一辆小轿车驶离李宅直奔吉隆坡市区,“艾先生,咱们开始

吧!”十分钟后,李约放下望远镜道。

啪啪啪几声,屋里屋外的几个警卫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倒下了。“艾先生好枪法!张先生,刘先生,到你们了!”李约道放下手中的狙

击枪,几百米外的张国忠和老刘头听见这信号,举起手中家伙往阳怒阵的活符上一划(此时阳怒阵并不用割破七脉,微弱的阳爆即可破释艮阵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李宅所有玻璃应声而碎,李约和秦戈翻过院墙直奔屋中,“张先生,刘先生,希望你们在3分钟内赶到,爆炸声比预料

的更大,咱们可能已经惊动了周围的居民!”

“三分钟……”张国忠看了看表,把百米冲刺地速度都用上了,也不知道老刘头那把年纪能不能跑到……

“我们已经打开了保险库的大门……哦……上帝……比白金汉宫还壮观……”对讲机那边传来李约的惊叹,“李老弟!别让那姓秦的动保

险箱!我免费教你那个爆破的方法!两个月速成!”老刘头呼哧带喘的还没跑到……

李宅外,张国忠和老刘头几乎跑了个碰头,张国忠真是没想到,所谓“中上直下必有勇夫”这句话可是一点都不假,老刘头这把年纪,竟

然是和自己一块跑到的,连头发都湿透了……“师兄,你没事吧……?”张国忠呼哧带喘地拍了一下老刘头的肩膀子,“李约先生,我们到了

……”

对讲机中没有任何反应。

“李约先生?”张国忠用手弹了弹嘴边的麦克,“师兄你能听见么?”

“能啊,李老弟!”老刘头也喊了两句,“不会又坏了吧?这外国处理品靠不住啊!”

“刘先生!张掌教!”对讲机那边传来孙亭的声音,“不会有什么事吧!?”

“孙少爷你原地别动!我们进去看看!”老刘头冲张国忠使了个颜色,两人拔出家伙小心翼翼的进了李宅……

按照住宅平面图上的位置,保险库应该在地下室住宅正中间的位置,此时屋中的灯已经都被刚才那一下震碎了,整个住宅一片漆黑,两人

拿出手电,按平面图上的位置寻找地下室的入口。

“师兄,你看这尸体!?”张国忠发现地下有红红的一滩,此外还有一把手枪。

“别大惊小怪……是警卫的……”老刘头翻过尸体用手电照了一下,而后站起身,用手电向前一照,只见前面有一个黑漆漆的门,有楼梯

直接通往楼下,“这应该是地下室入口了……”

二人来到地下室内,只见一扇厚厚的铁门敞开这,门中大概有七八平米的空间,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靠下面的一排物品架上则放

了一个相当于大号旅行箱大小的箱子,看材质像是铝合金的,箱子并没有把手,在靠口的地方有九个蜂窝状的密码按键。

“可能就是这个!”老刘头一把搬起旅行箱,还不算太沉。

“秦先生和刘先生呢?”张国忠一边往包里装东西,一边问道。

“我哪知道,可能先出去了……”老刘头扛起密码箱,对张国忠一通指挥,“拿那个……对,那个带绿纹的……”

“师兄,差不多完了吧……”没一会,张国忠的包就被装满了。“你懂个屁!不拿白不拿!”老刘头自己也揣了两件。“那刘先生和秦先

生怎么办?”张国忠把包背在身后,鬼鬼祟祟的出了地下室,“咱们要不要找找它们?”

“咱们先把东西给孙少爷运过去,再回来找人!”老刘头扛着密码箱也出了屋。

院中,乌云密布,似乎有点要下雨的样子,没有星星月亮,也没有什么外界灯光,整个院子一片漆黑。

“孙先生!快把车开过来!……啊……!”张国忠刚到院子里忽然对面照过来一束强光,吓的张国忠差点尿在当场。

“把手聚起来!站在原地别动!”只见院子门口站了三个人,有两挺枪口正对着屋门。

“哎……孙先生……千万不要过来!”张国忠把巨阙和手电放在了地上,举起了双手。

“国忠,咋了?”老刘头一出门也傻了,只见一个西服革履的老者站在对面用手电照着门口,旁边是两个端着冲锋枪的年轻人,年轻人旁

边的地上躺了两个人,看衣着真是秦戈和李约。

“呵呵,真是阴魂不散!”老者微笑着走道张国忠面前,捡起了地上的巨阙,“家伙不错,给你用真是暴殄天物……”

“你是谁……?”张国忠满脸是汗道。

“来偷东西竟然没弄明白我是谁?”老者笑的倒是挺和蔼,伸手开始搜张国忠的身子,“唉呀!掌教玉佩!哈哈哈哈哈……!”老者一阵

狂笑。

“李真峦?”老刘头举着手道。

“没想到马思甲把位子传给了一个蟊贼,哈哈哈哈哈……!”老者仰天大笑,“你们杀了六个人,警察马上就会赶到这里,你知不知道会

被判什么罪?”老者并没有回答老刘头的问题。

“Dn`mve!!”张国忠想往旁边靠一点争取机会,对面一个持枪的青年立即上前用枪口顶住了张国忠的胸口……